SUBSCRIBE
專頁簡介
新聞轉載
Clubhouse全攻略

很多朋友加入Clubhouse後都不知該怎麼用,自己玩了也一陣子,看著零個廣東話節目去到現在每晚百花齊放,同一個時段可以有過十個節目,分享一下作為聽眾/節目host可以怎麼用Clubhouse。

🟠有關邀請/ 如何加入Clubhouse
* 必須是#iphone
* 要透過#朋友邀請,對方電話薄要加你的電話號碼,然後在「信件」icon中搜尋名字
* 正常邀請會使用到#quota(信件icon有星星的時候便有quota)
* 新加入大多會有2個quota,但不是一定會有哦
* 有時候notification icon會彈出朋友名字問你是否邀請,做個好人「#Let #them #in」,因為不會用到你的quota

🟠架構:Club、Host/ Moderator、Speaker、聽眾
* Club、Host/ Moderator、Speaker、聽眾
* Clubhouse雖然只有聲音、說話兩種簡單功能,其美麗之處在於容許了很多不同形式的節目
* 有清談、訪問、對答、單向(像電台/podcast)、任講唔嬲(像的士台)等
* #Club:要填表申請才可以成立,在日歷icon中的節目文方有間綠色小屋,這個便是Club。
   * Clubhouse未大熱前,Clubhouse本已要求申請人要連續三星期舉辦weekly show,應該是人手審批。不少地區包括香港是近一星期才爆紅,因為不用去搜尋HK相關的Club了,暫時一個也沒有。
   * 不久將來會可以在app內直接申請Club。大熱後連server也死,我相信Club的申請也塞爆郵箱了吧,要處理應該不是priority。我在一月中後段也試了遞交,一個電郵也還沒有收到。
* #Host/ Moderator:
   * Moderator有個綠色星星在名字
   * Moderator是開設及主持房間的人,有權加人做speaker、把speaker變回聽眾、改變房間的可見性(公開/半公開/閉門)
   * 多做host不單增加申請Club的機率,也應該會被視為active而增加邀請quota
   * 另外Clubhouse未來商業模式有點像Patreon,幫助Host去收錢,下面再談談Host這回事
* #Speaker:
   * 顧名思義是可以說話的人
   * 相比起host,Speaker在不同節目中有時是host的朋友所以邀請上來一起說話,有時是台下聽眾想參與/問問答舉手
   * 和Moderator會並列在演講台上
* #聽眾:
   * 聽眾在版面上分兩層:followed by speakers, others in the room
   * 前者像貴賓席,是演講台嘉賓認識/ follow的人
   * 後者則是所有聽眾
   * 可透過按「✋🏻」舉手說話,Moderator會加你上演講台
   * 按「➕」則是邀請你的朋友一起收聽,一按對方便會有手機通知

🟠如何建立Clubhouse Profile
* 用自己電話號碼sign up
* #改名:建議用真名,或是別人能認得出你的名字。有很多人認識的網名的話,可使用該網名加真名。
* 如打算CD-ROM一輩子,名字是不太緊要,但Clubhouse不但容易host節目,與很久不見的朋友即興在Clubhouse對話也很有趣,所以改了假名字的話也不能改,也沒有朋友認得出你哦⋯
* #Bio:可放自己背景、興趣、會host的節目等
1)你加入房間時舉手,節目主持能更容易cue你
2)能吸引起別人興趣,例如想看你的節目,從而follow你
3)如果本身已經頗有名氣,有人會不寫bio或是非常簡短的介紹,例如Elon Musk便不寫嘛。取決於你有多喜歡用Clubhouse,因Clubhouse無地域界限,如果喜歡玩的,還是建議加幾句,方便自己到處游走
* #interest:加入Clubhouse時選的interest會影響你日歷icon節目表中的節目

🟠如何開始、有甚麼節目
* Follow follow follow,Clubhouse佷簡單直接,沒有太複雜的演算法(暫時),你follow的人參與的所有非閉門節目都可以在主頁看見
* Clubhouse的主持常客仍在醞釀中,現在暫時有科技界人、文化界人(旅遊、電台主持等)、新聞界人、音樂界人、學術界人和大量吹水及感情台
* 如果未follow到以上界別人士但仍想聽,可以經常到日曆icon📅看看有甚麼節目。但如果節目是即興而非預訂時間的話,你便只可以透過follow人去得知
* 日曆icon📅有齊預訂時間的節目表,與你follow甚麼人、設定了甚麼interests有關。

🟠參與節目房間
* 你follow的人host節目時也會彈出手機通知(可在setting -> frequency調較)
* 一按手機通知‼️#即時會加入房中
* 新加入的人一定會有個「welcome room」,如果不想墮入尬尷情況千萬不要按,不過如果真是朋友的話其實很方便地可以即時聊天哦
* 如果太多手機通知但你想暫時想Clubhouse detox,可去setting -> pause notification設定暫停多久

🟠主持節目
* 很簡單,按下「Start a room」,選擇你要「Closed」閉門和朋友聊天、「Social」只容許你follow了的人進來、還是「Open」讓大家都加入
* 想要buy time宣傳或約定朋友,便可在日歷icon中按右上角的➕,設定節目名稱、邀請其它主持及寫下簡介,發佈後會有鏈結供宣傳之用
* 現時宣傳的方法都主要以其它社交媒體輔助,例如facebook、instagram等

🟠做Host的策略
* 有人說Clubhouse像的士台、有人說像電台,基本上Clubhouse房間氣氛及模式很廣,全取決於host。Host可以一早邀請朋友一起參與節目,也可以中途在開了房間後把聽眾加上來作講者。不熟識Clubhouse的話,有兩個host會比較容易運作,一個講話時另一個可以操作app。
* #人氣:因為Clubhouse是較follow別人去參與節目,所以一定要找個多人follow的人加入,節目通知才能傳達給更多人
* #題目:沒有題目的房間大多較少人聽,聽眾很難跟上、主持也很難保持氣氛。即使是無聊,也要有即興、無限的無聊話題、及給予回應的speaker才能保持輕鬆氣氛。先訂下題目,更加能吸引觀眾。
* #講話人數:一人的獨腳戲更像電台,需要準備一下agenda,建議加入問答。兩到三人大多是分享專門內容或話題。十人以上多數能做到自然對答。不過不論人數多少,當中一定要有起碼一至兩個較active的講者,才能保持流暢度。
* #收費:Clubhouse將會在不久將來推出收費節目,像Patreon或付費電台一樣,估計是按節目收費,詳情要再留意。每人都有自己的專長及認識的方面,每次的節目定位清晰,有助吸引對該方面有興趣的觀眾。當你有長期忠實聽眾,以及認識自己能帶給聽眾的價值,便更能容易建立收費頻道,甚至成為slash或像全職Youtuber。

🟠累積follower的策略
* #其它平台:最常見是從其它社交媒體例如Twitter、Facebook、Instagram、MeWe等告訴朋友及粉絲自己的帳號。
* #多參與:加入別人的房間及多說話,便更加能看到你的profile及follow你
* #互粉房間:有一些靜音房間,只看對方profile及互相follow。
* #與多follower的人一起舉辦節目
* 不過管用與否,要視乎你追求甚麼。要多粉絲數或是要以後有付費頻道時多人收看,因為後者要的反而是忠實聽眾和喜歡你說話內容的人。

🟠關於中國Agora軟體
* 附了兩張載圖,一張是Agora的條款,一張是Clubhouse的。
* 簡單來說,Agora聲明自己的技術主要是串流(streaming),數據是存放在客戶端或客戶選擇的雲端,並不會儲存任何數據。
* 而Clubhouse則說除非房間有人投訴,才會留底作投訴處理。不然每個房間完結時,聲帶也會即時刪除。
* 當然,文明的社會只能相信白紙黑字。而Clubhouse早晚也會遇上這數據私隱的公關問題。不過暫時用戶吸引性在於暢所欲言(聽聞還有中台大戰的房間),因此也希望Clubhouse能以用戶為中心,早早把用戶的擔心、數據私隱專業地處理好。

See more
下一代社交媒體Clubhouse出現了

先利申,非打手。數次文章都提及社交媒體必備的「用戶心理hook」,才是社交媒體成功之道。香港人總認為用戶數可以跑數般推砌出來,著重sales & marketing,卻不看重organic growth及觀察engagement,Clubhouse與MeWe正正便是一個很好的對比。要知道一個B2C(對零售客戶)的軟件產品會否成功,Daily Active User (DAU每日活躍人數)及organic engagement比總用戶人數、追縰人數、impression(印象數)更重要。MeWe在香港以專頁KOL移民才推高下載人數,問及身邊每一人,都說其實用MeWe的時間很少。要相比在Facebook一般用戶的活躍程度,差很遠。

但Clubhouse 2020年4月推出,直至現在有近2百萬總活躍用戶數;Facebook在2004年及2005年分別是1百萬及5.5百萬,Instagram在2010及2011亦大約是1百萬及5百萬個用戶。Clubhouse短短一年的DAU已有80萬,兩大巨頭的DAU也是大約總人數一半,隨著用戶增長,network effect會令DAU的比例再提高,這個黃金比例,才是有爆炸性的產品。MeWe只有用戶數,DAU雖沒公佈,卻應該慘不忍睹。因此上年得到千萬美元融資、今年過億融資、十億估值的獨角獸的是Clubhouse而非MeWe。那麼,如何達至用戶活躍程度高、增長快?Back to basic - 產品。

【Clubhouse的產品有甚麼吸引之處】
Clubhouse是一個以「drop-in audio chat」為主的社交媒體,即隨時隨地一鍵可以與朋友和群組對話、聽名人對話、甚至加入名人對話。用之前,很難想像用語音作為社交媒體的媒介,其實就像未有Instagram,也很難像你會有興趣每天拍照、或是每天看別人的照片。

先說語音。語音的威力
1)視覺需要用眼睛,聆聽則用耳朵。看手機最好坐低低,而聆聽只需掛上耳機,邊走邊聽,multitasking可用性很高。亦是早年收音機、以至近年podcast的爆紅的原因。
2)語音有溫度。文字、照片是靜態的,看了消化後是一種感受。但語音是即時的,帶著說話者的性格、聲調、態度,在Clubhouse,走入一個晚吹群組、或是認真討論群組,你絕對能感受到不同的氣氛。若是沒有energy的群組,便死氣沉沉。
3)參與度高。本以為亞洲人像上課一樣偏向不發言、不舉手,但前兩晚的晚吹群組參與度極高。因為Clubhouse的設計隨時加入對話,很難有預設的agenda。即使有題目,因參與者是流動性的,大多都會較為「free flow」。只要氣氛對了,晚吹輕輕鬆鬆,香港人香港味,特別好玩。

策略上,Clubhouse使用了「只限邀請」的FOMO(Fear of Missing Out)、及influencer的策略,近年在矽谷十分流行。先邀請名人及influencer參與,然後再做不同的PR去試水溫及吸收反應。Clubhouse的PR最重要一擊要數2020年4月,只是一個beta app便已經融資過億港元(12M美元),名聲大噪。不過其實應該是Clubhouse的準備功夫十分足夠,stealth mode了一段時間才出山融資。一般人sign up 做waitlist,然後有朋友邀請才可加入,於是早期在矽谷能加入到的人都在Twitter上炫耀。

產品上,一句講晒,十分順暢。看似簡單,但作為一個80萬DAU、語音為主的產品,很多「重要的」細節也做得很好。不少公司早期常常在不同的app feature中掙扎,認為要有xxx才夠完整。例如為什麼Clubhouse沒有text?我要如何通知朋友?然而,產品發展早期,決定甚麼才是「critical feature」,主力開發,提供一個簡單、但可用性、流暢度、穩定性好的產品才最重要。Clubhouse主打聲音,細心的朋友用落應該會發現,Clubhouse的聲音質素其實很不錯,相信中間花了不少功夫做compression等技術處理。甚至Clubhouse的FAQ也是只在Notion上搭建,因為其它的,在首一兩年都不是最重要。要取捨開發功能時間、資源及engagement,是初段最難的事情。

私隱上,Clubhouse的帳戶用電話號碼及username作記認,並鼓勵使用真實姓名。現時除了你的電話號碼及username外,並無收集任何其他資料。而且最初Clubhouse主打隨心所欲、暢所欲言,因不能錄言、沒有文字cap screen、一間「room」(即對話群組)可隨時隨地開始及加入,其隨機性很難追縱任何人曾說過的話 - 真的是「哩到講、哩到散」。當然,你可以challenge Clubhouse收集了我們所有語音數據,但其宗旨為a space for authentic conversation and expression,私隱條例亦寫明Solely for the purpose of supporting incident investigations, we temporarily record the audio in a room while the room is live... If no incident is reported in a room, we delete the temporary audio recording when the room ends. 在群組中有人report才會留底作調查用。

還有人性化的UX指示、隨時通話(真的十分隨時隨地)的方便性等,相比我見過的絕大部份app,分數極高。要說是否一個100分的app,未必;但應該要有的,都有了,餘下的功能即使還未有,其實也不防礙大家的engagement,通話一刻大家仍興致勃勃的講了數小時。留待大家慢慢發掘。

【Clubhouse的玩法】

好,如何加入Clubhouse?首先,你要有部iphone,因為Clubhouse仍未開發Android version⋯

1)正常渠道:等你的朋友有quota時邀請你。
2)等運到渠道:你可以先下載Clubhouse,如果好運,有時你已有Clubhiuse朋友有你的電話,也可以在Clubhouse中看見你在waitlist而把你加進去。
2)人鏈:外國有些竟有人用quota收費,參照模式,我在專頁也建了一個類似的人鏈,不收費,只是幫助大家成為early adopters。留言後會有自動回覆,跟著步驟會幫你排隊,一位朋友加入後幫忙邀請下一位在隊上的,如此類推。人數眾多,需時數小時至數天。https://www.facebook.com/111767193803705/posts/244048643908892/?d=n

Clubhouse在加入後,不定期會有quota,你便可以邀請自己的朋友。愈多人加入、愈多廣東話台。現時香港應該只有數百個人。

加入Clubhouse後先選interest,然後Clubhouse會推薦相關類別的群組可供收聽。不過主要以英文為主。

在香港,最好是透過follow你的朋友及其他香港人,當他們加入房中討論時你便可收到通知,齊齊加入。或是你也可以「start a room」,邀請朋友。記得開啟app的通知,收到通知時一按便會加入房中。當有新朋友加入,也會自動開啟房間,可以齊齊加入同新朋友吹水。

首頁也有個小日歷,像節目表一樣的功能,可以看見將會發生/ 發生中的清談節目。

先說到這裏,想加入的朋友可到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111767193803705/posts/244048643908892/?d=n)留言,加入了想找廣東話節目,可以搜尋HK VC & GROWTH AMA。最早加入的都是初創人,可找到不同人去follow,再發展自己的Club及節目。

See more
從MeWe看社交媒體及內容平台(下)

互聯網才發展20多年,當現實社會大家都移居網上時,社交媒體已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份。而人多了,我們以為能暢所欲言的網上世界、電子烏托邦,社會問題也就一併衍生。我們使用社交媒體的行為已不再和以前一樣。

在網上世界,我們學會了三思,Facebook也學會了賺錢。

-

【Homophily的本質及1000個粉絲的micro influencer】

Homophily一詞解物以類聚,用于形容我們的社交網絡。有人估計我們一生大約會遇到80,000個人,在互聯網上,電郵、Facebook、Linkedin等加起來,一生遇見80,000個人是個小數目。Tinder一天可以看100個異性的Profile,兩個多月已可以遇到80,000人。

於是,社交媒體不再是發佈近況、和朋友聯絡的工具 - 現實生活中,你會把生活近況貼在樓下大堂嗎?大家都是「朋友的朋友」啊。

社交媒體最大的貢獻是加快了人作為資訊傳播者的速度,亦提供了我們建立一個身份的空間,似實而虛。

「是咁的」是一個身份,聚集對創業、科技、投資未來有興趣的人;即使是真人Youtuber,仍是他們願意讓你看到的一面,一個他們努力建立的網上身份。一個page放自己的寫作,一個page放自己的照片。我們習慣了後,社交媒體的作用更像一個內容平台。

大家成為了content creator,即使不創作,每一個有帳戶的人不單是觀眾、也可以是傳播者,把興趣相近、話題相近的人連結。但同時間,互聯網把人無邊界地連接,我們有更多資訊、想法、價值觀的衝擊,更多選擇底下,我們想要個人化、做自己,有更精細的喜好和價值觀。

網絡世界有遠在天邊的34.8M粉絲的BTS,也有吸引了1000個粉絲的micro influencer。在網購世界,算對了micro influencer,每一元廣告費帶貨能力可能比BTS還要高。

但在社會、文化、政治方面,micro influencer並不利於現行社會制度的存在。沒有代表著大部份人的文化、政治觀念,跟本無法有效推行政策,亦會造成動盪。很多人提及去中心化,並打造成新一代的電子烏托邦。區塊鏈與否,人類社會的結構仍依賴著政府,短期內亦看不到有科技能取代政府這個權力。

互聯網的20年仍是太年輕了。而政府對社交媒體巨人的政策只會愈來愈緊。

社交媒體進入衰老期,而巨人倒下、人們忘記的速度,可以發生得很快。

社交媒體失去「交朋友」的作用,而我們也逐漸轉用更專門化的平台 - 溝通用Whatsapp、交友用Tinder、興趣用各個專門媒介的平台(例如音樂 - Spotify、短片 - Youtube⋯還可以有網購、運動直播、遊戲直播等),往後幾年這些專門化的平台及工具興起,社群只是一個功能。大家更容易找到Homophily的樂土,而各個平台相爭attention time下,社交媒體只會是其中之一。

-

【Digital Garden; 小型newsletter】

當每個人都創作,資訊又多、又亂,甚至是錯的。與其等新的algorithm、AI去分析資訊的對錯,人類還是偏向回到最初,以人為本。沒有互聯網前,資訊流通不也是靠口耳相傳。像Tipping Point這本書道,每個圈子裏總有mavens、connectors、salespeople。

Mavens - 以好學、分享的性格,提供、分享資訊予其它人
Connectors - 以好客的性格將不同人連繫在一起的人
Salespeople - 以情緒、感染力去幫助人吸收資訊

互聯網世界中,我們也有不同角色,社交媒體只是一個開端。找到homophily後,每個圈子中的人也有不同角色。我們漸漸會學懂擔當mavens、connector、salespeople。有很多新興的概念、產品正幫我們各就各位,先介紹兩個:Digital garden、小型newsletter。

Digital garden的概念和名字一樣很浪漫。相比起使用其它平台,以日子順序的blog或別人畫好的框框創作及紀錄內容,倒不如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在虛擬的世界中梳理自己的想法、整理自己的知識,像園藝一樣打理出屬於自己的天地和風格,同時亦可供人觀賞。如果在Google Search,我們更能夠隨時在搜尋想知的資訊時認識到這些個别的digital garden。

而現在有不同的工具幫助我們去整合知識,甚至以此賺錢。不僅僅在Youtube拍片,亦可以在自己的digital garden、app,或者退一步的Patreon等去進行收費。

「Knowledge should be free, but time is not.」

香港人較熟悉的有Patreon,創作內容以訂閱形式收費。除了Patreon,外國還在流行的有Substack - 付費的Newsletter。千萬不要小看Newsletter,在資訊爆炸及講求生產力和速度的年代,愈來愈多人只靠看電郵知世事。Substack、Mailchimp旗下的TinyLetter等都在方便更多人可以以定期電郵與人溝通,有人用以推銷小群產品、資訊,也有人以此和身邊朋友、家人定期通知近況。

-

可以肯定的是,可見的將來不會再只有一個單一的社交媒體。

社交媒體的傳播力很強,但若然吸引不了用戶,便是一個空城。MeWe的發展看到這裏,死因已十分明顯。

不過,用戶心理隨著時代的改變,產品設計及背景因素才是令以上的公司成功的原因。很多人總以為「idea便是一切」,但在現實生活中其實經常出現同一個idea,特別是消費者行為有著轉變的初期征兆時,其實細心觀察的創業家大多都更看見。分別往往是誰看的角度更準、誰有著先天優勢已作好準備、誰的執行力好。

-

科技和人性的矛盾便是,一面在為去中心化興奮,另一方面卻感到人和人愈來愈遠。

因此在時代洪流中,要珍惜現實生活的朋友。我們今天仍會為同一所大學、同一個故鄉、同一種語言而感到親切。他日家不成家,文化散落各地時,我們再也找不到共同的語言。

See more
從MeWe看社交媒體及內容平台(上)

MeWe的興起,是受到陰謀論喜愛者(conspiracy theorist)吹捧,這才令本不會成功的公司在美國成為熱話,甚至傳來了香港。然而早期的話題性,未必能扭轉公司的命運。社交媒體是科技中與人類行為最親密的產品,亦最能反映市場及社會行為的改變。說要抗議,MeWe對Facebook來說只是一場小打小鬧,不痛不癢。不過,如果不是MeWe,社交媒體會何改變?還是我們認識的社交媒體嗎?

還記得初初使用Facebook、Instagram等,方便地與朋友溝通、訴說近況。這些行為在社交媒體上買少見少 - 三十歲以上的,也許仍然會在Facebook以數段文字發表一下近況;但人數愈來愈少,年輕一代更加少以社交媒體發表真實的想法。改變的不是產品,而是對產品熟悉後的行為轉變。然而改變過後,人類已經回不到社交媒體初發生的二十年前。

-

【MeWe只有社交媒體的形,卻沒有社交媒體的神】

社交媒體離不開帳戶、朋友/追縱者、News Feed、邀請朋友、發佈文字及照片、分享、消息通知的基本功能。實際的人類很容易墮入一個陷阱 - 把功能做得齊全,就能成功。MeWe介面像Facebook加Instagram,功能算是齊全,有齊7寶便能取代Facebook?

我們常常忽略看不見的東西,卻是影響成功的要素。在社交媒體中,看不見的決定因素是「用戶心理」,從而產生每日使用的慾望、然後變成習慣。

Facebook在互聯網普及化的時候,把真實的社交放到互聯網上。它當年成功捉住的,是一種「我們想與朋友分享自己的消息」的用戶心理(Homo Sapien亦有提到,Gossip*是人類能發展出社群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當中的「我們」,是真實的人而非虛擬的身份,這是Facebook當年以校園真實的朋友圈起家,在各個社交媒體中跑出的原因。

Instagram後來在iPhone 4年代,開始有質素不錯的手機鏡頭,不單把照片分享變得容易,亦更漂亮(filter)。照片分享在Facebook很早已經有,而濾鏡修圖的軟件Photoshop也十分普及。我當年放到Facebook的照片,有時間的話,也會在Photoshop調色。然而用戶的心理,便是「我想跟別人分享美麗的人生」。當年放上Facebook的動態照片,大多十分隨意。人總愛看漂亮的東西 - 比較一下Instagram的KOL和其它平台的KOL便可看出來。Instagram令每個用戶也可以拍得漂亮照片,用戶自己也看得高興。

Snapchat及Tiktok則在影片壓縮及串流技術成熟、Youtube發展蓬勃後,以直畫面的照片及短視頻分享成功打進年輕市場。兩種產品的心理建基於「用戶注意力很短」,因此流行的社群多為年輕小朋友。

MeWe的出現,只在重複已有的功能,亦難以找到所針對的用戶心理。「No BS. No Ads. No Spyware」,對認為這些有價值的用戶來說願意付費,對高度重視的用戶來說會主動改變行為(是啊,在市場行銷中,改變行為比付費更難),對一般用戶來說並不構成使用「慾望」。沒有了每天打開的慾望,久而久之,下載了也就忘記了。

-

【社交媒體的Network Effect】

雖說Facebook已有衰老的跡象,但27億的用戶群仍是很大的用戶聚腳點。社交媒體的Network effect非常強大 - 愈多人用,愈有價值,亦愈難攻陷。

要分析社交媒體,用戶的自生增長速度(Organic Growth)及用戶粘性(Stickiness,可從用戶每日使用時間、一個月內active的日數看出、變成inactive的流失用戶數等看出)很重要。要達到Organic Growth,上一節提及的用戶心理很重要。沒有Organic Growth,十個社交媒體九個失敗。而每個社交媒體都有開始,也許只有數十個、數百個的用戶。MeWe雖說用戶心理捉得不好,但其使用的KOL策略略見成效,以「教訓Facebook」作口號,成功吸引不少新用戶。

可是這是用戶的粘性強嗎?這便是Network Effect帶來的力量。Facebook用戶數量愈多,看的人多,內容自然也愈多。有不少小型社交媒體以較細化(niche)的市場去攻佔社群,例如新移民Homeis、香港大學生Goop;或討論區PTT、連登等。有特定群組較喜愛的功能、話題及風格,用戶較像「發燒友」,找到同聲同氣的人。而這些群組也有強大的Network effect,能牢佔市場、抵擋競爭者。

不難明白在近年,MeWe的定位及其論調很切合香港人心理,容易造成話題,從而名聲大噪。然而在香港的最初用戶群以KOL、社群發起人行先,內容種類及粉絲並沒有特定的定位。 不論最初的KOL、社群發起人是付費或是自發做開荒牛,也難以從上而下地吸引用戶長期使用。沒有細化定位,轉場的KOL間於是也沒有重疊、其內容也非難以於一般媒體看到的內容,小群粉絲忠誠度不高,用戶粘性也就不強。

-

社交媒體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份,我們使用社交媒體的行為亦因熟習其醜陋的特性改變了。歷史不會重演,下一波的社交媒體會是甚麼? -- 請看【從MeWe看社交媒體及內容平台(下)】。

*把Gossip譯作八卦有點太負面。其實就是閑話家常,說說自己、對方及認識的人的日常生活及近況。

-------

作為一位忠於自己的用戶,工作好奇所驅下載了MeWe。數星期來只開過數次研究之用,作為社交媒體或單純一個app,實在有點差。因此沒有在MeWe開「是咁的」專頁,對遊說大家用MeWe也沒太大興趣。

然而,是否沒有平台能取替Facebook?不是。因此請看下一篇。而我也打算嘗試開拓另一些平台,不過移民需要時間成本,所以以後再說吧。

之前也在FI Prime寫過一篇媒體演變,可免費閱讀:
科技解密:渾水「買入壹傳媒」數小時傳遍外媒?Facebook演算法早已過時?從香港及各國初創看媒體科技2.0:新商業模式、聲音新媒介、專門化內容https://prime.fortuneinsight.com/web/posts/488001

See more
你有試過看見Facebook的廣告,覺得它在偷聽你的說話嗎

Facebook沒有打開你手機的咪、也沒有24小時鏡頭監視,但我們留在網絡世界中的數據,已經多到能準確預測你。或是更準確來說,虛擬、但非常立體的你,正活在於各大科技公司的伺服器中。

-

昨天中午等外賣,和朋友討論起個人數據私隱。我們說的,不是個人資料。開帳戶時你也許填過一些個人資料,但更寶貴的,是你一舉一動產生的數據。

我的這位朋友很有趣,他9歲起已經學會編程,13歲已通過Oracle Certified Professional for Java的認證。但23歲的今天,他除了因工需要的WhatsApp和Linkedin,並不使用任何社交媒體,亦一直以Private Browsing/ Incognito Mode上網。

說起Facebook的廣告,我說有精準營銷targeted ad也不錯。對商戶來說,更易接觸到潛在買家,對客戶來說,我更容易發現新品牌。特別在互聯網長大的新一代,廣告似乎本來就應是這樣。而我的朋友,堅持把最少量的個人數據交給任何一家公司。

因懶惰、方便留下了的個人數據,已可以有如此準確的預測。
數據,會有一天反噬我們嗎?

-

文章標題是上年Netflix另一套電影The Great Hack的其中一幕。不過這套電影以美國大選為背景,相比Social Dilemma對大眾較少共嗚。Social Dilemma講述科技產品一直使我們上癮,The Great Hack則講述個人數據。

早些年Facebook上有不少心理測驗,很簡短,你只需要答幾題問題,做完分享自己的答案。心理測驗看似是不同網站,但其實背後有公司收集數據。

於是,Cambridge Analytica這家公司,不僅知道你的社交圈子(Facebook朋友)、你喜歡看的內容和世界觀(你like的page、post)、你的資料(歲數、地區、手機型號),加上心理測驗,能準確推測每一個帳戶的性格和政治立場 - 一個虛擬、但非常立體的你。

這些,都是我們自願供給Cambridge Analytica的,而我們不僅僅給它我們自己的數據,還有Facebook上的「friends」和「friends of friends」。你記得Facebook總會問你要「以你的身分繼續」嗎?Facebook和我們都沒有去細究暗藏的條款細則,我們不都直接「剔」格仔嗎?

Cambridge Analytica沒有拿著這些數據勒索你,也沒有以你的名義做甚麼壞事。也許有的話,更好,起碼我們能看到、感受到直接傷害。但它只是透過了解你,給你看你不抗拒、甚至可能喜歡的言論。而該些言論,影響著你的行為 - 小則誘導你喜歡或討厭某人、大則例如投票。

不只Cambridge Analytica,數據的準確度在資本世界下,成為了資本遊戲。美國大選以數據預測,1.5-2千萬可大幅增加拜登在拉丁美洲人的票數。

用Facebook的人、在Facebook進行政治宣傳的人不只美國,香港有650萬人數在Facebook。但在香港,分析科技卻遠比不上用錢操縱的人。

-

一宗案被揭發了,有多少宗未被揭發、或尚在醞釀中?香港人常愛說的資訊戰,指向的是我們在個人數據上的不自覺。

前兩天SCMP報導Facebook移除了兩個中國操控的Facebook網絡、共115個假帳戶,操縱中南海、美國政治話題。香港政治話題的網絡和帳戶,還有其它國家,因語言,一直都未被重視。

香港本身呢?在Facebook上時常大掀五毛和左膠的罵戰有很多,但實質上的研究,卻少之又少。資訊戰成功的背後,是數據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香港版,又是誰呢?

我們都以為自己能控制自己的情感喜好。
我們都以為是自己在做選擇。
一不留神,自己成為了自己的加害者。

See more
Patreon課金經濟課出12億美元估值

相信香港人非常熟悉Patreon,先幫大家想個代名詞 - 「課金經濟」。當早前有評論在說這個黃色課金經濟能持續多久,一笑置之,想法膚淺了點。

Patreon由兩個在Youtube賺錢的音樂人成立,最初是為了鼓勵創作人。後來18個月已經有過12萬粉絲在用Patreon。透過併購Subbable和Braintree,兩度改善其款項交易方式。2017年時有50,000個創作人,卻已有100萬個粉絲、共150萬的「課金」。

上星期,Patreon在大家支持底下,成功融資達9000萬美元,12億美元的估值,終於上了unicorn的神枱。600萬的粉𢇃、20萬的創作人、500萬的「課金」。這正正是「viral growth」的體現。

Patreon成功非偶然,也非粉絲的一頭熱。早前寫過一篇媒體科技,提到幾個媒體趨勢:信任由大眾媒體轉至KOL,演算法只令你看到想看到的 - echo chamer迴音室效應。信息媒體轉向一個個的community,娛樂媒體也同樣的在變。

舊媒體還在期望觀眾會看繼續看電視、聽電台,看由媒體公司決定的內容,但觀眾已被YouTube、Facebook、Netflix寵壞。人們想要自己選擇。

線上世界其實也是人去建構的,人本就喜歡群居。直播、Netflix Party、Facebook顯示出一起打機、一起看電影、一起因某個目標或興趣而聚集起來的人,那種community的需要。而這個community的忠誠度stickiness,便代表了粉絲課金的願意性。

一個真正的平台科技,要建立良好而簡單易明的架構、有一定程度的柔韌性去讓用戶發展出不同的使用方法、能透過幫助使用者成長而賺錢,這三個元素不論由生物科技例如CRISPR去到線上平台Facebook、Patreon等,都是一致的。

Patreon的平台架構滿足了一個好平台的三個元素、也跟上了媒體消費市場的步伐。下面幾幅圖可看出增長速度和使用方法的多元性。香港使用Patreon的潛能還有很多,有待大家發掘。

圖2為Patreon總課金量,圖3為創作者的種類,圖4為創作的內容。
https://techcrunch.com/2019/02/12/patreon-business/
https://stephenfollows.com/a-data-dive-into-patreon/

———————

香港很多的平台科技,架構複雜,使用性不高、用戶體驗不好,所以大多只有B2B - 企業銷售的渠道。平台發展的背後功夫可以很複雜,特別在programming程式設計上難度可以很高。但建立後在用戶眼中,一定要簡單而明。

B2C如何做得好,為甚麼香港初創圈有人鼓吹只做B2B等,有機會下次再講。記得在Follow Setting調較News Feed要 ”See First”,然後再叫朋友仔Follow是咁的,就會一直有下一篇。😙

See more
課金是娛樂,而不是民意

我都唔加圖啦,鐘意睇就睇。要有圖clickbait嘅去睇content farm。

近來Facebook上大掀訂閱就是民意、就是取態。以極化觀點去鼓吹行動,是極為危險的事。我知短文好吸引、易消化,我知講下立法會留與不留更clickbait;但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把每天看的Facebook資訊當新聞,便要知道這是甚麼遊戲。所以請容我慢慢道來。

在香港,訂閱,不是民意。將邏輯再推一層,如果課金的金錢數量是民意的proxy,有錢人玩晒啦。(再白啲,10蚊美金起嘅投票制度?我有朋友連搭程巴士都要計,咁佢地係咪唔洗投票?)

粉絲,從來是掛鉤娛樂的。資訊,從來都不應加入太多情感。

以往有大台新聞,而大台新聞政治化後,大家轉向睇Facebook、TG等看新聞。香港政治兩極化的代價是再沒有比較客觀的新聞,資訊本身已存在角度。而看KOL轉載資訊、評論資訊對我們已是家堂便飯。KOL成自媒體、要搵食,於是資訊於近來愈偏娛樂化。

早前寫過一篇媒體科技走向,香港的政治與媒體也早已息息相關 — 資訊戰、黃藍page、文宣,香港人應該已比任何人更熟悉資訊會對你的想法帶來的影響。睇藍page會生氣,便unlike藍page看黃page,加上踐踏藍page最吸like。黃page睇泛民生氣,便睇本土page。Facebook模糊了娛樂和資訊的界線。

Patreon的誕生,容許了粉絲型經濟。本來是無傷大雅,因為粉絲,本就是欣賞創作者的人格而存在的。Patreon本身,就是為了鼓勵更多創作內容。

但「創作」和「資訊」不同。資訊應該是低成本的,值錢的不應是資訊和別人的取態,而是思考方法。一切從Facebook KOL開始,有立場的文章好看,有意無意踏上嘩眾取寵的路線,才有娛樂性,才吸like。有一定粉絲量,便轉向Patreon。收費資訊沒有問題,但把消費性娛樂當資訊便會自然而然吸入偏見。

大家在Facebook看新聞,慢慢地資訊漸漸變為粉絲專頁。內容農場、KOL大家都擁有發放資訊的權力,亦變為主要的渠道。香港的社會問題便出在資訊發放上。

「偏見」和「立場」不同,「偏見」是你只聽取某種資訊,「立場」則是你聽取不同的資訊後作出取態。科技界大家都懂一句話:「garbage in, garbage out」。人類的偏見是從吸收資訊而來的。資訊不會停頓的,今天作出立場,世界不會因此而停止轉變。你的思考模式要不斷吸收各方資訊才可以作出適合你自己的judgement。這才是民主,decentralized的power。我們不是任何人的扯線公仔。立場不同,作出的action也不同 — 這是output。沒有fair的input,便沒有fair的output。這正是上年為何無大台卻有理性、策略性的行動。你每一個like,就是在Facebook上投了一票推高了post。要善用這些like,不要因為低成本而濫用投票機制。

至於「訂閱就是民意」,鼓吹單方面的資訊吸收;亦把投票加上一個價錢。然後把這說成是民意表達,不是在利用民主訴求扼殺民主基礎嗎?

政治取態是一個光譜,大家日日在討論鬥黃不鬥黃的,正正源於Facebook資訊的極化觀點。轉載、評論無問題,表態更是欣常;但鼓吹行動必先三思。我們沒有大台的luxury,但也不要放棄分析客觀資訊的權利和責任。

-------------

無錯呀,睇完一大堆,我唔係叫你唔好取消訂閱或者去訂閱;你訂閱與否,關人地咩事?點解要將佢變民意?你要發聲就去發聲,要聽民意就搞投票。民意表達機制低下,應該要low cost、low obstacle,唔係一個課金遊戲。唔好自我毀滅民主啦。

#科技喺唔同嘅context係解藥亦係毒藥
#睇完又嬲又心up
#對事不對人

See more
微信和WeChat的確不同,不過

等我幫馬化騰澄清下,兩個真係唔同產品嚟。不過,侵侵專登㨂WeChat個版本嚟禁。美國想打擊嘅唔唔係馬化騰講嘅騰訊業務,而係活躍於海外華人圈嘅假消息、資訊戰(#轉載事實 🙃,最底有source)。

首先,微信2011年開始接受海外電話號碼注冊同埋駁Facebook,2012年正式用“WeChat”呢個名進軍海外。喺個個時侯,微信其實就已經分開左「微信」(Weixin,中國版)同WeChat(海外版)兩個產品。外國一般英文都會用Weixin, WeChat呢個寫法去分辨。

🟡 佢地用兩個唔同嘅server
🟡 有唔同嘅過濾字眼(中國個個梗係多啲)
🟡 中國版要綁中國電話號碼、銀行戶口等等,基本上你唔係常喺中國住,你唔會用中國版。
🟡 WeChat(海外版)可以睇到晒「微信」嘅野,但「微信」係牆內,唔可以睇到任何海外嘅小程式、同follow啲「官方帳號」(同facebook page有啲似嘅野)

🚩重點🚩

馬化騰話,你禁WeChat對我無咩影響,因為過左8年,原來美國業務佔得收入2%,廣告得1%。咁點解WeChat仲咁落力喺美國營運呢?有人話,美國人影響會好大(下刪一百字),以前同啲公司傾過,佢地賣廣告都touch唔到Weixin d人(上面講左點解),微信多數只係用於溝通。

資訊控制對共產黨維穩非常重要,海外華人喺外國有投資有資產,透過唔同嘅投資,佔有一定嘅影響力。最基本,都計人頭票數都唔少。

即使去左外國嘆世界,佢地十個有十個都唔識英文,多數聚居埋一齊。最經常用嘅依然係WeChat。佢地溝通用WeChat,買嘢用WeChat,娛樂用WeChat,睇新聞都係用WeChat。

假新聞對外國政府嚟講一向喺好頭痛嘅野,鬼咩,你用中文講人地本地政治,想清洗都唔知從何開始。而且呢個海外中國人圈十分緊密(由大學唔同學生Association開始佈局有關),消息傳得非常之快。

我在明你在暗,外國政府辛辛苦苦,終於今年一月,加拿大因發放假消息罰左一個人3萬8美金。無睇錯,係一個咋,3萬8咋。但呢啲假消息左右住華人票,小至地區選舉、大至總統大選。

所以侵侵喺新聞稿到無講錯,佢喺個Executive Order到連Téngxùn Kònggǔ Yǒuxiàn Gōngsī都寫得咁清楚,又點會唔寫明Wēixìn。

來源:

美國:How misinformation spreads on WeChat - 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https://www.cjr.org/tow_center/wechat-misinformation-china.php

澳洲:Right-wing “fake news” circulates on China’s WeChat app as Australia’s election nearshttps://qz.com/1614329/fake-news-on-wechat-focuses-on-the-left-in-australia-election/

加拿大:https://www.scmp.com/news/world/united-states-canada/article/3049004/wechat-user-charged-us38000-spreading-fake-news

See more
媒體科技2.0:新商業模式、聲音新媒介、專門化內容

Link to FI Prime Column:

https://prime.fortuneinsight.com/web/posts/488001

---------------

1. 任何於FI Prime嘅收益,會用作定期搞個小聚,唔洗r sponsor唔洗考慮咁多agenda。只要有起碼30個人每個月88蚊,扣番平台手續費每三個月夠搞一次有酒有野食嘅小聚,不論你係CEO、investor又好,學生、番咩工都好,只要你對startup ecosystem有興趣,就一齊傾下閒計。唔洗下下收幾百蚊入場費,亦都唔洗networking only趕住三秒內要搵到對話purpose唔係就走人。因為呢個blog,認識左好多有趣嘅人,而一個startup ecosystem,就係靠一個又一個嘅community支撐起。又,我搵個藉口脫離唔鐘意狂派咭片嘅networking模式啫

2. 如果你係學生,只收$48。Inbox我比張form你,每三個月一次過退$40*3。人人成日笑大學生創業,睇多啲聽多啲,自然唔洗比人笑。後生個種衝勁係無價之寶,但FI Prime始終有admin fee同埋上面個小聚預埋你架。

小聚如果草夠30人訂閱就會正式開始。搞到嘅話會喺Facebook宣佈。唔夠人就草多幾個月咁囉..

FI Prime傳送門:https://prime.fortuneinsight.com/web/sigumdic


See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