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專頁簡介
新聞轉載
集體回憶不一定只有電視式的逼遷、清拆、重建 —— 後記:親身到皇都戲院一遊

去到北角,附近冷冷清清、店鋪零落,疫情底下還有好幾家吉鋪。皇都戲院附近都是住宅,是很傳統的港島舊社區。

很難想像一個地產商竟會重建皇都戲院,一來皇都的面積不大、樓層也不多,住宅在旁最好是轉型做商場,帶旺人流,但地方細小,只能打造些功能單一的小商場;二來皇都曾被改造成桌球室,戲院都被埋封了,重建則需大花功夫去拆掉改裝部份,再依原身戲院設計再重建。

要打造一個集團的品牌、社區的地標,必要深耕細作,看到別人忽視了的無形價值。大家總往有形的資本、物質去計算成本,回報卻往往不及人文價值的影響大。

———重溫舊文———
https://bit.ly/3cR5QRn

香港小小的一個地方,故事有很多。皇后碼頭、九龍寨城、囍帖街,文物保育成本高,有些被清拆,有些被活化得看不見歷史。看見皇都戲院這個話題,2016年曾被爭議會否面臨清拆危機。

先說說皇都戲院。皇都戲院是本地最古舊的戰後戲院建築,是集體回憶,也是香港娛樂、影業輝煌的歷史。 回想記憶中,文物保育從來不容易。

到底文物是否一定要由政府推動?到底財團、地產家族們又是否一定買地重建?

新世界鄭志剛今次出手保育皇都戲院,反映保育不一定要由政府去做。這要從香港地產商的背景、香港的現況及投資的角度說起。人人皆知,香港地產商的家族背景。家族營運有好有壞,壞的在以前的VC角度文章說得多,但好處則在於以人為本。相比有獨立營運的大公司,家族可以作出像是非理性、有隱含價值的投資。

而香港的現況,與其清拆集體回憶,香港人對文物的重視性愈來愈高。由其帶動的見報機會及輿論,反而可以帶來商機。當然,保育需要一定的成本,聰明的商家把成本轉化為收入,形神俱備的保育帶動香港人的情感;短視的商家只懂一味減低成本,最後創造不出甚麼價值。

集體回憶不一定只是回憶,即使走出情感理性來看,歷史賦予了香港獨一無二的價值,只有好好利用,才能衍生出有生氣的未來。

#皇都戲院 #再說皇都 #保育 #古蹟保育項目 #CreatingSharedValue #LivingHeritage #Conservation #PreserveHKhistory #Revitalisation #StateTheatre #NeverEndingStory #香港 #香港人 #古蹟 #歷史 #建築 #HongKong #HongKonger #HKHistory

See more
關於轉會

除咗轉會Signal,有唔少人近日再次吹起轉會MeWe
讀者有讀者嘅喜好、作者都有作者嘅堅持
係不用想一個連UIUX也未做好的平台(MeWe)情況下
我決定加快速度轉用Substack!!!!!!

略略介紹一下Substack

平日有看Newsletter的話,Substack係一個Newsletter平台
有訂閲開Patreon的朋友,
佢同Patreon一樣會將作者寫嘅嘢send比你
但用法比Patreon簡單好多,唔洗一定要收錢,方便免費讀者
作者想的話,都可以收錢。
一樣有得like、回覆(可以直接覆電郵添)、討論

其實國際媒體同外國newsletter已經非常流行
我每日都係用newsletter睇幾份報紙,好快已經知道當日hot topics

如果唔習慣用電郵/ 電郵地址已經草落大批垃圾郵件
可以開一個新嘅mailbox專係比訂閱郵件
Gmail亦有function可以將自郵分發嘅郵件標簽(「Promotion」)
咁就唔會同人地send比你嘅郵件撈亂

之前以經有醒目嘅讀者係website到sign up 咗電郵
無sign up過嘅可以用呢個👇🏻地址sign up返
https://sigumdic.substack.com/

呢個星期會努力update返個website

下一篇文Substack見
(以後會同時係Instagram、Website、Facebook分享
但Facebook會係最少嘢嘅地方~因為真係好少reach)

See more
是咁的Instagram
有一天在想,與其不斷說香港的初創圈不成熟,為何不走多一步把自己學到、而剛好又對別人有用的資訊分享給大家。 「是咁的」專頁前身,是instagram上改過無數次名次的account,前後放了共7個infographic,都是些較基本的融資知識。每個產品都有baby step,沒有第一步,哪有第二、第三步。舊post仍在作為紀念,融資的知識在慢慢整理中,用更全面的方法往後和大家分享。 Instagram會放更多的互動、短comment,也會有每篇Facebook文章。 未follow的快啲follow👇🏻得閒分享下比朋友仔。謝謝大家~~ https://www.instagram.com/sigumdic/
See more
FI Prime的專欄將會停刊
在FI Prime的專欄將會停刊兩個月⋯⋯ 專欄內每一篇文章皆花上大半天、透過數字、實例等分析不同行業及投資市場。過去數月日以繼夜在不同項目中周旋,有感愈來愈力不從心,時間實在有限,亦不想以低質文章濫竽充數。 因此「是咁的」將停刊兩個月,希望兩個月後以更好的面目和大家深度分析不同現象。 停刊期間,FI Prime同事亦會暫停訂閱收費,親愛的讀者不需做任何動作、亦暫時不需付款。大家請繼續留意「是咁的,我想創業」的Facebook最新動向,Facebook亦會定期繼續有短文分享。衷心感謝大家支持! - 經常被問到如何平衡打工、開公司、寫專欄。自己的心態、同事和上司體諒、還有讀者的支持都很重要~~還要在這一切之間,以不犧牲身體、家庭和朋友的大原則底下⋯⋯(好啦應該是說犧牲了很多,他們都在走出來投訴了。囧)
See more
集體回憶不一定只有電視式的逼遷、清拆、重建

香港小小的一個地方,故事有很多。皇后碼頭、九龍寨城、囍帖街,文物保育成本高,有些被清拆,有些被活化得看不見歷史。看見皇都戲院這個話題,2016年曾被爭議會否面臨清拆危機。

先說說皇都戲院。皇都戲院是本地最古舊的戰後戲院建築,是集體回憶,也是香港娛樂、影業輝煌的歷史。 回想記憶中,文物保育從來不容易。

到底文物是否一定要由政府推動?到底財團、地產家族們又是否一定買地重建?

新世界鄭志剛今次出手保育皇都戲院,反映保育不一定要由政府去做。這要從香港地產商的背景、香港的現況及投資的角度說起。人人皆知,香港地產商的家族背景。家族營運有好有壞,壞的在以前的VC角度文章說得多,但好處則在於以人為本。相比有獨立營運的大公司,家族可以作出像是非理性、有隱含價值的投資。

而香港的現況,與其清拆集體回憶,香港人對文物的重視性愈來愈高。由其帶動的見報機會及輿論,反而可以帶來商機。當然,保育需要一定的成本,聰明的商家把成本轉化為收入,形神俱備的保育帶動香港人的情感;短視的商家只懂一味減低成本,最後創造不出甚麼價值。

集體回憶不一定只是回憶,即使走出情感理性來看,歷史賦予了香港獨一無二的價值,只有好好利用,才能衍生出有生氣的未來。

#皇都戲院
#一級歷史建築
#我們像是活在一個如不努力保存便會失去過去的年代
#沒有過去的人和事
#會像在歷史上沒有存在過一樣被抺去
#撐保育

See more
Networking的迷思

抗疫數月,最不開心無得見人,但最開心亦是不需要見人。

初創界的活動量在各行各業之中可算是第一,大大小小不同conference、competition、cocktail,全部都是為了Networking。出身開始工作前,難以想像原來人與人的交流可以如此膚淺:

你派一張咭片,我遞回一張咭片。一路用最短的時間講出最多的名銜、抛出最能令人impress的公司或人脈關聯,然後電光火石之間在腦海掃描對方有可能認識的名字,互相交換找「mutual friends」去建立熟悉感。這幾個步驟只佔去兩分鐘,再用一兩分鐘介紹自己做甚麼,三分鐘內聽不到有意思的合作機會,便打個哈哈,轉身走人 — 「咦,我去個邊打個招呼先」。

後來發現,厭倦networking但仍然要出席嘅人,漸漸練成咗放空或是一腦多用,對方說話時眼睛總不知在哪裏。多去幾次,或是找杯紅酒,自動可在這種埸地打開「對話模式」,說話都沒有靈魂。

有次工幹在紐約一家咖啡廳工作,傍邊傳來「Networking is really outdated. People either walk in with a false hope to find someone interesting, completely randomly, or target to talk to someone but not being able to grab the time for more than 10 minutes.」一個女生在Skype面試,印象深刻。

其實,與其把人與人的交流變transactional,倒不如認認真真了解對方。話不投機半句多,若只求生意上來往,以「派咭片mode」作銷售只會適得其反。而真正交一個朋友,反而能成為商場、職場上的伯樂,互相學習、分享。希望終有一天去networking event不用飲杯紅酒打底,不用交換一大堆顏色紙然後面都僵了。

人與人的心靈交流,比生意有趣多了。

See more
給香港和所有的創業者

縱然難捱,還是要捱下去。

過去一兩年看著新聞,香港人不知流下多少的淚。而豁出一切創業的你,過去數月數年,晚晚也是輾轉反側,女生更是三天兩頭的在哭吧。

縱然難捱,你知道路係人行出嚟嘅,但未鋪直時,每一步都舉步為艱。你也看見明天的希望,每天也在學習如何爭取。走了一大半的路,也許累了。疫情把我們的都困住了;但休息,不是為了走更長的路嗎⋯

三天兩頭被打擊,但還是要捱下去。黎智英和蘋果的每一員都在堅持,王維基從當年一路走來到今天的HKTV Mall,我們都在看。希望每位香港人都能成為一位堅毅的創業者,一直走下去。

明天的光,將在不遠處。

#blessusall

#幾多歲嘅你都好都要保持衝勁

See more
某國還未進化的道德價值觀

本身schedule左幾篇講有關公司價值嘅文章,但今日見到又一則以「合法手段」進行剝削言論自由之舉,再次見證住人類自己發明嘅組織,如何一步步帶領人類自己走向瘋狂。

一個國家同一間公司相差不遠,營運方式唔同,但都係一種社會組織。就例如教會、國家等,大家share住某種同樣嘅目的。每一個組織都係,如果無道德,即使價值連城,亦係對人類社會嘅一個計時炸彈。講錢之前,要講左道德先。

「都係搵錢姐」,住洋樓養番狗同一個國家富國強兵嘅「夢想」分別唔大 -- 不論你借古鑑今定係命運嘅自食其果,用理性、非理性嘅嘅論證,為圖個人短利,而忽略長期價值,決定你可以住幾耐洋樓。

今日就借「人工智能」黎講道德。

·

·

【唔同國家,人工智能帶出唔同嘅人性】

有一間誠哥多年前投落嘅公司叫Affectiva,CEO Rana el Kaliouby係一位Female Egyptian-American,專門辦識面部表情去分析情感。喺台上演講,示範佢地algorithm精準之餘,講到application,以原則開頭:

「It will not be used on any unethical development and unethical deployment」

並舉例監控、歧視等侵犯人權嘅partnership一概不接。而當年,正正就係Sensetime炒得正熱之時。係中國,甚至有以人工智能係課室即時分析學生學習專注力。

上年賀建奎「基因編輯嬰兒」一事鬧得極大,你可能會話如果美國科學家無參與,賀建奎都無可能做得成。呢個正正就係個體同組織威力嘅分別。CRISPR係美國研發多年,一個組織有成熟嘅體系,即使有爛蘋果,一粒數粒並無足夠嘅權力去跨越界線。道德,正正就係維持個人利益同社會利益嘅平衡界線。

人類發明嘅人工智能可以成為帶領時代進步嘅enabler,亦可以成為毀滅人類嘅terminator,睇下係邊個用同點用啦。

-----------------

Elon Musk講嘅未來並非無可能,AI Ethics亦係一個我好鐘意研究嘅議題。但可惜係香港,遲遲未有人關注科技道德呢一個哲學與科技overlap嘅範疇。

以上亦都係建立於人權為當今普世道德價值觀

文章亦在立場新聞轉載:

https://external.fhkg4-2.fna.fbcdn.net/safe_image.php?d=AQAzsVqwtP4V7u7h&w=1000&h=522&url=https%3A%2F%2Fcdn.thestandnews.com%2Fmedia%2Fphotos%2Fcache%2FIMG_7166_hT2za_1200x630cropcenter.jpg&cfs=1&ext=jpg&_nc_hash=AQDiQz8jgs5OQZhz

See more
有一種熱情叫太熱情

某日同兩個好耐無見嘅大學同學食飯,拍緊拖嘅男士不謀而合地一齊投訴女朋友近排鐘意搵唔同嘅IG Shop買Bagel同曲奇。

男 1: 「唉,我每星期要要搵唔同既IG Shop買Bagel比佢食。岩岩上星期先搵完曲奇。」

男 2: 「我都係呀,都唔知點搵。你有無好推介呀?」

女: 「喂其實scrape Instagram好容易,應該可以寫python去搵啲trending account喎。Automate佢整個newsletter都仲得!」

女: 「每個星期比2個suggestion你,monthly subscription 5蚊點睇?」

如果要我講一個係呢個圈子嘅壞處,就係熱情到同生活脫節。大家都有個鐘意solve pain points同搵value gap嘅職業病。

有唔少founder都話好容易就會同以前嘅朋友唔同language。而時間耐左,9 up已經再番唔去講日常生活,而係講天馬行空嘅生意點子。呢一種passion,有時候係會嚇怕朋友架。

See more
一國一制 - 正式移民?攬炒重生?

前兩日望住立法會,同事問起「有無諗住移民?」「有諗過⋯⋯不過,如果個個都話香港死,個個都走,咁就真係死得。」

絕望可以逼得出人既創意同熱情。香港人係市場主導既社會下,最叻就係marketing。同一樣既創意同熱情,用係startup到,係搵到錢。搵到錢有咩咁緊要?你有買股票,你亦都有睇過香港佔中國海外資本之多,你話我知⋯⋯

權力不外乎金錢同政治。香港既政府制度就好似一個盒,thinking in the box,外面一踢就凹。而只要有資本主義,理得佢係特色定社會,就會有私人公司、就會有股權。某政府要放棄令大部人致富既股權,係無咩可能。而只要有股權,邊一間公司佔據市場、邊一個股東持有哩間公司,就邊個有股權。

百花齊放,不論世界點變,做你想做既事。人得一世,只要你足夠想做,why not?

See more
題外話,VC會番工番上腦

有一日,係眾朋友慫恿之下,我下載左CMB(dating app)。當我每次對話開頭都係「食左飯未」、「做緊咩呀」,覺得好無聊之際,有一個人既profile寫住我最鐘意玩既遊戲,於是我地就開展左對話。講講下原來對方係做startup,於是好自然地,就約出黎飲咖啡。

約好係中環見面,大家坐底噓寒問暖後,就問起「你個startup係做咩架?」。當佢心入面係希望「做startup幾型,一定溝死女」,可惜遇著個怪人。

每日開會,習慣地聽完會不斷問問題去了解公司營運、背後理念、點去實行,問完就會心入面分析值唔值得投資,見五十間可能先有一間會去投資。

而一開左哩個話題,我就職業病發作。但開左個頭,於是我既好奇心就一題接一題地去問。而一餐咖啡就變成例行工事,dating既對象就當然嬲嬲地。

最後佢問左一句:「你去邊呀一陣?我要走喇約左人。」而本身說好的晚飯,飲完一杯咖啡就無左。成為左我第一次同唯一一次既online dating experience。

See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