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專頁簡介
新聞轉載
「女權L」「係咪你問題咋?」

近來有一個訪問,談到女性創業。

事前準備時,看了一個很熱門的TED Talk,博士論文研究女性融資時、隱藏的不公。講者以游水遇溺作開端,因為不在池面掙扎,救生員在剛好在那一刻沒有目睹有人跳下水,而造成遇溺。只是剛好有另一位女孩經過,仔細看,看見了池底的她而救起了講者。

沒有浮在表面,大聲呼叫掙扎也不容易聽到。這正正是女性遇到的問題,下面一樣一樣慢慢數。

1)
各位男士,想像一下你的女朋友或約會對象月入十萬,你會感到不舒服嗎?詢問男性朋友,大多會認為女生「太叻」、或是怕被別人笑「食軟飯」。

相反地,男士月入十萬,才合乎大家的預期。別人總對女伴說「嫁咗佢唔洗做」。

性別平權不單是對女性的專利,亦是對男士的解放。不同行業,本就有著不同的薪酬水平。男士不一定要薪高糧準才是荀盤,女士也不一定要只靠老公搵食。

男女也可以追尋自己想做的事,不理月薪高低,互相支持諒解才更重要。

很多時候,朋友、旁人的指點反而最顯露出傳統社會的思想和stereotype 。

2)
不在公眾場合發生的性騷擾多得不可勝舉。每次一提起,身邊朋友起碼都能說出幾個事例。有投資後被男性夥伴以錢要脅,也有應酬、social時被借醉非禮,言語上騷擾更是難以指證。

與朋友討論非禮事件,男女的第一反應截然不同。男性朋友第一個問題多偏向:「你當天衣著如何?當日氣氛如何?」彷彿衣著和氣氛能為非禮而開辯。而看到衣著的照片及知道氣氛也是一般談天的酒吧後,則樣子尷尬,要不推說也許是女生的問題、要不說這是單一不幸的事件。而女性朋友,則訴說著遇到過的相似事件。

香港社會也許慶幸地沒有太多嚴重的性侵,#metoo 的運動方式也沒在香港掀起。

但性騷擾像慢性病一樣,不知不覺影響著我們的心理狀態、生活和工作。一位女士「起鋼」,有可能是她在職場或生活上遇過一些不公的對待。

「我應該出席少一點社交活動嗎?」
「我應該只選擇沉悶或較為保守的衣服嗎?」
「我應該態度更強硬、或是男性化嗎?」

3)
《The Real Reason Female Entrepreneurs Get Less Funding》的TED Talk中,講者指出投資者(不論男女)問女性創辦人時,偏向問「prevention focus」的問題,即如何防守現時的生意,例如「如何留住客戶?」、「利潤空間有多少」。而男性創辦人則得到「promotion focus」的問題,例如「獲取新客戶的戰略」、「銷售增長」等。數據及實驗皆驗證了這個理論。

投資者問的問題,其實會主導了回答的思考方向和觀感。以增長為前提的答案,往往會給予較大的幻梣空間和興奮的感覺,從而取得投資者的一票。

女士說話偏圓滑及溫文。有一次,與一位男士朋友去開會,見一位女性創辦人。開完會,男士直言一開頭以為「佢無料到」,因為她說話輕聲細語(原詞為soft spoken)。但其實她的意見十分有用,公司營運得非常好之餘,亦看得出她非常有毅力。

這些潛意識而形成的行為或判斷,要察覺,並不容易。而人的本性和防禦機制,會先為自己反駁而非承認行為偏差。

4)
《后翼棄兵》中的棋壇和我身處的startup圈子也一樣,男性主導。

因性別比例不均而衍生的問題十分之多。每次出席甚麼活動也好,座談會、閑聊、應酬,身邊不論投資者或創辦人,總是清一色男性。即使也許沒人有主動的性別歧視,但群體間則會自然產生問題。

有一次的初創活動,場內雲集有名的投資者、創辦人等,大家會圍圈討論及指導科技公司發展。一家做絲襪的公司,科技十分出眾 - 薄、透、而用鉗子也弄不爛的絲襪,製作過程環保。場內只有一位女性投資者,對產品十分興奮,亦立刻明白絲襪在全球的市場有多大、同類產品競爭卻不多。很可惜地,要有兩位或以上的導師才可令公司進入下輪。其他的導師明言因不明白女性零售市場,而不能作評論。

而小眾,從來都很容易產生不同的心理問題,包括感到被孤立、不自在等。眾男士中的一位女士,也不例外。

5)
「女權L」

這個社會上,有真女權,有假女權,有因濫用女權的人而討厭女權。但女權本身,正是為討論而存在。

有心或無心地,「女權L」成了像「港女」一樣的代名詞,從指責濫用女權的人,去到輕易地標籤了每一位願意發聲的女性。問及朋友,不少人也曾因堅持女性獨立自主的立場,而被問是否「女權L」。這個名詞比「港女」更難聽,因為它把討論空間都抺殺了。標籤別人的人,把耳朵都關上了。

「係咪你問題咋?」

討論中常見的另一個回應是把事件很快歸納為個別例子。尤其是沒有親身經歷的事,總是很難想像這是經常發生的情況。

正正因性別不同,別人的經歷無法切身體會。如沒有平權運動、沒有討論,又有誰去把這些事都一一發掘出來,以數據、文字把群體所見的不公帶出來呢?

女性創業者有很多時候都是遇到一些像遇溺故事般、hidden from the surface的問題。正正是這些每日發生的「不明顯」,累積成為一個結權性問題。男士也好、女士也好,未必要高舉feminism,但至少我們每個人打開耳朵聆聽。

https://www.ted.com/talks/dana_kanze_the_real_reason_female_entrepreneurs_get_less_funding?language=en

See more
新一代,應該留港還是離開?

加拿大政府昨天宣佈香港的大學畢業生可以申請三年簽証,去到當地再找工作;下年亦有相應政策幫助這批年青人申請做PR。雖不想看見港人四散各地流離失所,但反過來看,這個政策真的不得不讚好。

因不同原因,一直與近年的畢業生像朋友一般經常聯繫,閒時也總會問我如何計劃職業生涯。去大公司,上一篇說過,大公司的營運思維會慢慢過時。知道內情的人,都看見香港的大公司如何像中毒一般圍爐取暖、原地打轉。而初創公司氣候尚未成熟,少點魄力的人都未必能在初創中取得成就。與其做隻井底之蛙,倒不如放眼世界。

-

【未來十年會如何?】

新一代,要問自己一個問題:「你認為世界未來十年會怎樣?」科技就像蒸汽一樣,推動起第一次工業革命,沒有回頭路。

一般人想起科技、創業,只想到矽谷,這是marketing effect。但聚光燈旁,有不少明日之星在冒起。多倫多是其中一個,也是不少外媒形容作下一個矽谷的地方。

當年華人移民,只為風景優美、退休一流。因此華人聚居的地方,一直停留在八十年代 -- 正正像今天的香港,只懂欣賞過去的美好,而忘了如何建設未來。菠蘿包和沙嗲牛麵的確比香港的茶餐廳好吃,老師傅都去了加拿大。所以當我每每與不少加拿大港人談天時,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原來活力充沛。

-

【加拿大的特色】

工作原因有機會接觸世界各地的圈子,COVID以前更一年去三、四次加拿大,走遍Vancouver、Toronto和Calgary,初創或科技圈活躍的城市,只欠Edmonton和Montreal未去。加拿大的對科技和初創,讓我看到了未來。

早年Google Deepmind的Alpha Go,David Silver和他的主要研究團隊很多是從University of Alberta出來的人,師承Rich Sutton等教授。我常笑道,Alberta應該天氣太冷,大家都沒甚麼事做,便唯有找個鐘情的範疇天天鑽研。人工智能在加拿大的各省份都有不同專長,發展特別蓬勃。

人工智能以外,納米技術、量子計算等都是加拿大特色,又要重溫一下當年加拿大總理以型男的形象、輕鬆的手法解釋量子計算:https://youtu.be/J1W0b9nFnWY

撇開科技,講港人專長:營商。加拿大也有科創及非科創圈子。非科創圈子一樣是比較傳統,但科創圈子擁有加拿大教育「尋根究底」的先天優勢,不論十六歲還是三十六歲,營商思維每每令我欽佩。多倫多走在街上,大家都在談論startup、想在startup工作,其它省的人,也都走去多倫多找工作。

幾所大學著重發展創新思維,不斷輸出人材和科研給予當地的startup,也有不少幫助公司到美國、到矽谷的支援。雖然面對先天不足的資金問題,但說起公司質素,絕對非常打得。過去打工或創業,去學學當地的初創思維,絕對值得。

-

【短暫的告別,也許迎來更好的明天】

真想不到,竟然有機會看見1997年移民潮是怎樣慢慢重演、發生。提起總是淡淡悲傷的感覺。但這次的政策,我反倒覺得是一個好機會去磨刀練劍。

以前總要以讀書作藉口到外地看看。三年的自由時間,不論去創業或打工,都值得一行。加上加拿大的生活成本比香港要低得多,200 - 500元的加幣就可進駐多倫多市中心的coworking space。而亞洲對不少加拿大公司亦是吸引的市場,三文兩語的亞洲員工,求之不得。

除了旅行,真正去當地生活、工作,看看世界,才知道香港的優勢及缺點在哪裏。

留港、離港與否,封閉的心態,去哪裏都一樣。要是過到去只回到華人圈子裏,就太浪費了。留在港圈爐,也不見得長久。出走comfort zone去闖闖,也許能有更多啟發。

加拿大聯邦政府政策全文:https://www.canada.ca/en/immigration-refugees-citizenship/news/2020/11/canada-announces-immigration-measures-supporting-hong-kong-residents-and-canadians-in-hong-kong.html

-

附上數張第一次到加拿大公幹的照片。True North Waterloo是我最喜愛的conference - 沒有之一。當日天氣很好,太陽猛得都快看不見了。與Pixar創辦人Ed Catmull的小型分享會、Emotion AI創辦人Rana el Kaliouby的圓桌問答,貨櫃場的大型派對等。不過最美女好的,往往也只有一次,往後的公幹已成為馬拉松開會和home sick。

See more
新與舊的平行世界 - 營運思維

2020年,時代已把我們推進兩個平行世界。在實體世界中見證經濟起飛的舊企業、舊媒體、中老年;在網上世界打開一片天地的新巨頭、新媒體、年輕一代。

紙媒、電視、電台仍是一家又一家的大機構,在中老年眼中是一代風光的光環,但在年輕一代眼中,是恐龍般的存在 - 看來龐大但早晚要絕種。和朋友說起,新一代歌手打歌,上電台還是Spotify首播好?

在家族、地產企業中擔大旗,成為其左右手,地位超然。但吸引人才,再也不是年輕一代的首選。美股傳統企業的位置都被科技股取替了。香港的大公司其實也在慢慢受新經濟威脅,近來聽年輕一代都在想,到底要穩定人工或是闖一闖好,因為在大公司裏甚麼都學不到,也看不到公司的未來。

傳統企業和科技公司最大分別之一,在於營運思維。有朋友一畢業在P&G做,後來去了Google。雖說P&G是不死的CPG(快速消費品)行業,但舊企業在營運思維上有顯著的分別。在傳統公司,要以數小時做PPT;在Google,一鍵輸出報告。新經濟的思維不再是請多些junior去分擔工作,而是如何以電腦optimize流程。

傳統企業工作的人,按本子辦事。本子,幾十年不變。一家公司要找新客戶、要增長,傳統公司自然去落廣告,懂得落網媒也算是有進步,堅持落舊雜誌、電視大有人在。香港也有不少靠幫公司數碼轉型作招徠的人,開下IG/ FB page、落FB廣告、改善網頁等。然而轉戰網上並非就能搖身一變成為「科技公司」,這招數跟dotcom年代為公司加個.com網頁一樣,得個樣。

科技公司思維以目標為本,再找出方法。廣告費又高、效益又低。所以科技公司有一個名詞叫「growth hacker」,以創意、數據及測試等去找出達至最高增長的方法。打進Paypal壟斷的網上收付整合的Stripe,靠的便是以找出真正的用戶使用者 - 程式員,為他們打造「用戶」體驗(對編程者來說)一流的工具,建立出高黏性的社群community。一傳十、十傳百,比廣告更有效。

兩個平行世界中,大家的世界觀很不一樣。年代之間、新舊經濟之間大家像存活在兩個時空,永遠覺得與對方溝通像對牛彈琴。商業以外,社會如是。等待舊人物老去、改朝換代,不單消極,新的世界也不會來。學生常問我,這個年代下應該如何計劃職涯?有幸生於新舊交替的年代,要擔當的應是橋梁。

See more
見微知著的Zoom (二) - 擁抱失敗的信心

前日寫完Zoom的「Future of work」是他的Marketplace,今日Zoom就launch了Zapps,可以在會議中間使用第三方工作軟件。

大科企把視像會議看成工作的工具,當企業方案的一部份去賣,Zoom把視像會議看成工作的基建。

接下來便看Zoom夠不夠bargaining power,吸引第三方投放時間開發Zoom平台上的小程式。

-

人人都有夢想過雄霸一方。夢想總是很美好,做了產品客戶就會上門,有很多客戶上門後就可以做到一個平台。夢想,如果做不到第一步的穩打穩紮,就沒有後來。最難的從來是從零到一。

袁征7次申請美國Visa失敗,第8次才成功。在美國打滾到出來創業,所有同事、商業伙伴都支持。Zoom的前身叫Saasbee,正正就是想做“web collaboration” market,投資者聽見以視像通話作平台的想法,紛紛說你斗不過大公司。袁征走了9年,證明了當年看見的未來。

分享一個小故事。昨日上瑜珈課,老師說了一席話:「從一個人做瑜珈可看出他的人生。有些人每一步雖然慢,但卻十分穩,每一步都用心感受找出重點;基礎做不好便不做下一步。有些人則很心急,一味要做高難度動作,明明已經在全身抖顫,卻只在乎看起來能做到很有型的動作。心急,最後只會落得遍體鱗傷。」

我們都需要的不是創業的宏大理想,而是有一步一步走下去的決心,擁抱自己失敗的信心。

——————————————

其中一篇Zoom早期投資者的故事可見
https://medium.com/tsvc/how-to-spot-a-unicorn-walk-before-you-zoom-8e0846b3b104
先介紹,這是清華校友在矽谷成立的基金,但故事是值得看的。集各家之大成,才能開拓眼界,創造出更美好的未來。

See more
小初創如何打得過大公司 - 見微知著的Zoom

「Google很易可以取替你,你的優勢在哪裏?」這條問題不論內行、外行的人都很喜歡問,但答案卻不是人人都聽得懂。

Zoom在疫情底下應該已經無人不知,雖然之前鬧出資安問題,但王位依然不變。早兩天一個投資者提及到Zoom在建立的,是雲端的通訊王國。

在銀行工作時,打個會議通話要找梅菜般的紙,紙上印著各國的dial-in number,一個團隊輪流使用一條線 - 代表著一個虛擬會議室。三年前轉工時,新的辦公室,從零開始。大家做完一輪功課,決定用Zoom。商務視像通話不需要再拉線找硬件,電腦、手機也可以用。各國號碼在每次發出電郵邀請時一併加進。

當時,市面上還有其它的雲端視像通話軟件,例如Google Hangout、GoToMeeting、Skype等。但較專業的,除了Zoom,就是Cisco和電訊公司等。

疫情後,各大科企在短時間內立即優先開發視像會議。憑它們的能力,開發雲端視像通話絕非難事。但Zoom到底是甚麼讓它能在過去及未來跑出?

這要從Zoom的CEO Eric Yuan袁征的故事說起。不談袁征是哪裏的人、甚麼國藉,創新和能力從來不局限於你是甚麼人。袁征是電腦工程出身,1997年時進了Webex,一家在2000年上市了的公司,並在2007年被Cisco以32億美元收購了。後來袁征在Cisco內管理著Webex的業務。但在2011年時,他決定離開了。

-

【The user is not the customer】

Webex和Zoom做的事情看起來分別不大,大家都在做視像會議,但在用戶體驗上卻大大不同。

Webex在努力追上operating system的改變,於是每次login前都要先征測用戶運行的系統,畫面和聲音的串流亦做得很差。Zoom則以不論任何系統、瀏覽器、電話、電腦都可打入為主,把整個服務建立於雲端上,提供順暢的串流。

Webex曾經也是當年在矽谷成功的初創,被收購後,也要踏上「企業」之路。因買帳付費的,不是用戶而是CTO,Webex並沒有重視用戶體驗 - The user is not the customer。而Zoom,正正就是把CTO和真正用家連在一齊作為價值核心。企業需要的安全性、專業性,和用戶需要的靈活性一併服務。

這也正是香港很多公司的通病 - 觀察不夠入微,特別是用戶體驗。很多人誤會服務企業、B2B的生意,最重要的是決策人。找出決策人固之重要,但認清用戶,提供真正在營運上的價值,才是最重要的。

-

【Zoom挑戰的不是科技巨企,而是電訊公司】

新的公司永遠不會100%完全取代一個舊行業,而是創造出新的hybrid。Facebook把線下的社交和媒體綁在一起,成為社交媒體。

Future of work是投資界入面其中一個投資主題,包括了很多生產力工具productivity tool。而電訊公司建立的是通訊的生態系統 - 過去的電訊公司一直以封閉的思維建立自己的網絡,提供服務。但通訊在新的時代下,全是開放、易於整合的平台。

Zoom打造出工作需要的基建,以雲端服務讓用戶隨時隨地進行溝通 - 從視像到通話、甚至過千人的研討會。企業除了要電訊公司拉線提供網絡,不再需要其它增值服務。固網電話?視像設備?一部能上網的電話或電腦就可以了。

有了「合作collaboration」的基建,Zoom正在逐步建立自己的生態系統。Marketplace和早前舉辦的Whale Watch competition,在鼓勵第三方開發應用程式與Zoom作整合。

單是企業視像通訊的市場已經很大,Zoom亦仍有增長空間。而未來能否建立起自己的生態圈,視乎Zoom的主要團隊會否重蹈覆轍,走上Webex之路,還是可以在一眾API熱潮中找出用戶體驗的重點。

大公司的確有資源做很多事,但初創勝在能以小巧靈活,更貼近市場所需。見微知著夠貼心,找出大公司忽略了的市場潛力。

See more
Cultivating entrepreneurial mindset

I recently had a chance to look back how did I approach work, with an "entrepreneurial/ creative mindset". Certainly, it's different for everyone.


People always misunderstood being entrepreneurial means that you have to start your own company. But no. It's a mindset that you can have in a corporate as well! It's about understand rules, finding alternatives for a better approach and making new rules.


My approach is


1) Look at the box - live in the reality of your life, understand the constraints, observe environment around you and the world. We all have our own life - parents, children, financial stress, social pressure etc.


2) Think out of the box - question "why the world is the way it is". When you start questioning, you start to think "is there another way to approach this thing". The world is ever evolving and we can never stop asking. Iterating through 1 & 2 helps you becoming more open-minded with the "reality".


3) Choosing what to do - with curiosity, you should be able to explore there are tons of opportunities and things to do! Now is the time to understand yourself a bit more. What do you like? What is your view of things? What is your view of future? What do you believe in? Find the energy that helps you take the leap of faith.


4) Thinking how to do - it's about skills and knowledge. Innovation cannot be done by yourself. This is where diversity should kick in. Open communication with your team, your colleague so that everyone works on the future that we believe in. As a team, they will be able to figure out how to do it.


5) Do it - break it down into baby steps to execute. It's the most important step that actually makes good entrepreneurs. A lot of great thinkers are not good at working with others, or executing their ideas. You need to execute it within the existing rules and reality - going back to step 1. That's the most difficult thing.



See more
解開科技股之謎

之前科技成份股大家都話,無香港嘅startup可以上到神枱。但其實香港起步遲,係近年先有unicorn,大多都係2013、14到成立。如果後期資金充足,早上市未必是好事。其實美國絕大部份科技公司平均都要等11年才上市。香港出名PE多,絕對可以支撐unicorn多幾年,只差在unicorn的商業模式是否真的可以支撐收入、展現到無限潛能。

近來和朋友談起香港人不知道甚麼是Saas,大行中分析股票、做research的朋友也只懂FAANG,做Big 4的用傳統financial model分析Tesla、問到底如何支撐那高企的股價。對啊,年年蝕錢卻比S&P高出25%。

科技股,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

投資解密:科技股還只看FAANG,太落後了。美國新的科技股如何分析?年年蝕錢卻比S&P高出25%?到底是否科技泡沬?
https://prime.fortuneinsight.com/web/posts/489574

下一次初創解密比較下Saas/ 軟件系統公司的毛利(margin)。

-

拿,中國科技股又係另一個故事。買中國科技股要小心,過度融資、擴充是通病,上完市再各出奇招、財技去造bottom-line。香港走不了這條路,也不會走這條路。

See more
香港的重要地位不在於金融中心,在於國際

前陣子總在想,在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前、從zero to one時的香港是怎樣的?香港科創路走了十年,始終奄奄一息。今時今日,還能轉身嗎?

若只看中港關係,有人會說歷史上,香港和中國經濟息息相關。非也。若我們倒帶看香港歷史,香港是因開埠打開了香港經濟。沒有因和國際間的貿易而打下的基礎,便沒有香港。雖說是黑色貿易,但建立了中國、英國及印度三地之間國際上的貿易網。

有人說中國和香港的確息息相關,但卻不是互相依靠的關係。貿易本是國與國之間的交易,但有中國、香港,怎樣也不會成事。香港,一直以來的歷史色彩是因國際而斑斕的。我們非中國唯一的自由金融中心,也不需要是。香港沒有了中國的經濟起飛,也能過得很好。國際金融中心,國際二字是重要的。然而金融呢?

Design thinking課上學會的一件事,是抽絲剝繭,找出重心。資本主義下很簡單,價值。香港在國際上的價值是什麼?其它國家需要些甚麼?

-

【香港 — 成也金融,敗也金融】

香港因英殖而開始貿易頻繁,滙豐銀行的成立是先有貿易後有融資。銀行業的根本也是先保本後風險,貸款要看過去,而非未來。

戰後最蓬勃的是金融業。國共內戰,沒有對價值共同的信任,更多的資金和人才從中國流入。

看滙豐百年歷史,1950年才打破傳統慣例,對紡織業提供貸款,不再只做貿易貸款,亦為銀行同業的第一家。但同樣地,是先有業務後有融資。後來滙豐涉足每個行業,帶頭資助工業,如搪瓷、塑膠、羊毛等,提供指導、鼓勵和資助。

聽起來其實和現在的accelerator差不多。只是模式不同,但仍然是共同承擔風險,成功後付出的利息方法不同。但商業銀行的本質在於散戶存款,散戶不應承擔風險。

於是銀行被監管更嚴後,亦沒有其利潤空間去承受風險。於是股權應運而生,是一個更好的方法承擔風險、分享成果。

證券業後來愈吹愈盛,馮景禧先生當年開創了的新鴻基證券年代,李兆基建了恆基,郭得勝的新鴻基,少不了李嘉誠的長江。1950年代四位開始創業,1970年代上市,上市後股票融資成為地產的助力,地產、證券帶動了當年香港經濟增長。可悲的是,一直到現在竟成了化石,原封不動保存了數十年,卻也分解不成新土壤。

財富集中在少數人身上,問題便在於少數人轉不了身,經濟也就轉不了身。除非第二三代還富於民,大手揮霍吧。以往地產為香港帶來新經濟動力,shopping mall永遠最大最新,貼近市場口味。

金融業發展簡直是一日千里,一大堆的監管,穩固了二手市場,卻害慘了新商機。一個普通的股權眾籌平台或是早期投資基金,不論大小,又要一號、四號牌,然後只可專業投資者參與。建立了高牆圍起一班固有利益者,趕走了資金流向高風險公司萌芽的機會。

小小的香港過度偏向金融業,一般人如果不在金融業從業或從事有關工作,便難以分一杯羹。

-

【經濟轉型要待何時?】

再依靠金融和地產,沒有真正的產業,香港就只會愈見倒退。「食老本」是建制的想法,穩陣有錢賺。疫情和社運逼使香港人思考轉身,創業是大勢所趨,沒有之一。

政府同樣看見需要,但對策跟其往績一樣,總是和目的背道而馳。政府想推動本地科創,但卻以大大小小的incubation program,用建制的方法解決startup的問題。想注入經濟動力,引入外國公司,卻租貴、欠缺技術人才、沒有融資優勢 - 反正香港所有基金都投資海外,落戶香港一點優勢也沒有。

在香港做初創,首先要學會人格分裂(說真的),一邊要和政府、大學打交道,向一堆「打份工」的人交十萬份報告,一邊要以創新思維挑戰舊有模式。

香港要重返國際地位,不能靠中國,也不能單靠政治勒索。

現在的香港,政府不爭氣。要百業興旺、資金和產業互相流通扶植實體經濟,必然要靠自己努力。全世界也在看科技,爭人材。

數年前在大學,startup、創業為何物?

前年在大學,學生提出一個辨題,大意是「startup是潮流、act cool嗎?」

今年在大學,有不少學生說討厭大公司的文化,也看不見意義。想投身VC、startup。

年輕的一代在改變了。在社會共事的、掌權的、掌財的,能變嗎?

-歷史時空取自 歷史時空
//1947年民國上海,七十三年前貨幣崩潰 瘋狂歷史!
黑白照片 AI Colorized色彩
美國LIFE雜誌記者mark kauffman拍攝當時上海印鈔廠情況,通貨膨脹,政府瘋狂印銀紙,一大堆錢買不到一口米,市民瘋狂搶購黃金情況。//

另外的圖為1980年-2018年香港的GDP佔比。很可怕吧,40年來走到一個極端,換來的是一個於2020年窮得只有「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卻因政權再也稱不上。

See more
點解startups得3%成功機率,都仲要搞startups

全球初創界一向都講,97%嘅startups會死架、成功機率得3%;亦都有人藐話呀豬呀狗都走去做startups。呢個term就好似標籤效應一樣,講話做startups就要fit into同一個模 - 驚為天人嘅idea(簡稱ah ha moment)、融資mode、「高科技」。

係咩?我唔覺喎。

首先,講呢啲嘅係邊啲人?係一班「VC」。

投資都係搵錢,用錢搵錢咁解。當然要追求unicorn(估值過10億美金嘅公司)咁嘅return先岩 - 你估投資者真係有錢無掟洗?融資+燒錢去到IPO公司都未賺錢,但股票帳面已勁賺到ba ba聲。得1-3%公司先可以做到unicorn,的確無錯。但唔代表我地唔需要其它賺錢、有value-add嘅公司。佢地對經濟、對人類、對自己先係更重要。

其實「改變世界」嘅科技有好多,唔係間間都行呢條路,不過呢條路嘅marketing effect實在太大。一嚟VC要做branding - 「we look for technologies that can change the world」,IPO要人留意,加上整個pitch deck就有人出錢fund我嘅idea聽起上嚟實在太吸引。

久而久之,大學、唔同嘅program(即accelerator、incubator)、各方各路嘅投資者就用呢套說辭去shape每一間初創、洗每一個創辦人嘅腦。

好似聽完個idea,同你講「唔⋯⋯呢盤係一盤唔錯嘅生意囉,不過唔係startup startup咁囉」,就要宣判死亡。投資者咁講,你就咁信。唔通唔融資你就唔係startup?唔融資你就唔賺錢?一間公司真正嘅資金來源嘅係客戶同消費者,而唔係投資者。

呢個係香港startup ecosystem嘅謬誤,唔少so-called accelerator/ incubator嘅人去睇startup嘅尺,竟然係「你咁樣樣,無人會投架」、「你個technology唔夠deep」、「你有啲咩特別」。

其實搞生意無錯架。Startup只係一個代名詞,每個人都有自己解讀。矽谷的確係以fast grow去define startup,但融資並非唯一方法。而一間公司到底做startup定唔做startup,都唔洗一早劃個框比自己 - dotcom年代,都係科技、都係fast grow,個時邊有「startup」呢個term。所有公司都係要做生意,「startup」只係一個subset。

之不過時代變遷,你再用以前搞生意仔嘅方法,開間餐廳都會蝕。搞生意成功之道一向都係創新,你以前都曾經愛過海底撈架,因為佢好知道你作為佢嘅消費者,需要啲咩。startup與否唔重要,你夠唔夠了解個市場、客戶先係重點。先有市場,再決定公司條路要點行。而唔係一味諗有咩idea會吸引到investor。

呢個blog唔係咩從投資者角度講startups,唔係以startup為名而吹捧呢個標籤。香港地係要更多元化嘅生意,可以做得更大嘅生意。Unicorn與否都係一個marketing tactics嚟姐。Startups嘅興起,反而提供咗做生意、開公司嘅methodology。香港人,學用startups嘅mindset,做fast grow、創新、消費者需要嘅公司,先可以為我地比財團壟斷嘅經濟提供少少希望同未來。

今期FI Prime寫ESOP - employee stock option plan。使用恰當,先係真正令公司成長嘅原因。融資與否只係工具。
https://prime.fortuneinsight.com/web/posts/489000
「初創解密:華為為何不用上市卻比上市公司做得更好?一家賣給Twitter的小公司MoPub如何令36名員工致富?」

//初創總誤會必定要融資才有錢。真正的錢,是收入創造的現金流。//
//創辦人的控制權、融資稀釋、員工股份,加上其它例如advisor等少量股權,該如何分配?關鍵在於數字和權利。//
//如何建立ESOP?//

See more
Poker與Board Game的距離

識玩Poker、玩幾大,象黴著你的社交圈子。有人以此為傲、有人只為買張社交入場卷,亦有人從此迷上。金融圈、律師圈、生意人十個有八個都活躍於Poker遊戲 — 這圈子尤其著重speak the same language,你若不懂,便難以參與聚會。Poker在他們的社交上迷人之處,是以「passive agressive」的方法間接表現著這不僅僅是luck,而是intelligent — 觀人入微同時控制情緒。一個個坐賭桌上,氣氛凝重像賭神上身。

在一次聚會中,和朋友談到,自從從銀行離開,便沒再玩poker了。

在初創界中,大部份公司都喜愛玩board game作team building,能炒熱氣氛。不過比起氣氛,當所有玩家都盡情投入思考,又是另一種層次。每次到北美工幹,亦十分喜歡與founder們玩board game。不為別的,只為有趣的思考過程和大家的投入程度 — 狼人、Catan、圍棋、Avalon、大富翁等。不得不說大富翁,我最喜歡當地段散落各個玩家,大家絞盡腦汁去和別人交易。

Poker與Board Game的距離,誇張點來說就像是「祼跑」的空虛、和為了投入而投入的策略思考。於金錢世界中,常看見空盪盪的內容載著滿滿的自信,最緊要是結果:KPI到數、賣得出就得、賺到錢就得、交到功課就得。而另一個世界,從問題根本出發、從產品出發,你在解決甚麼問題?你的產品市場想要嗎?這是Result-driven和Design thinking的兩極距離。要不少功力才能兩邊互換思考,遊刃有餘。

當然,有想玩board game而被困銀行的人;也有玩poker成為founder的人。不湯不水的middle ground,就成為了以result-driven的方法去做startup,跑到數、加點水份賣到俾投資者就硬推上市 — “If You Can't Beat Them, Bluff Them”。

有問題嗎?大家繼續帶著那內心空虛的自信回答著:「賺到錢咪得囉。」

(注:切勿沉迷賭博哦)

-------

應朋友好奇心,Po埋出黎
玩投票都好
ps狼人大話同poker大話,我覺得狼人似cosplay,但poker會精神衰弱

See more
香港三代的科創人

香港人,還頗浪漫的。特別是科創人。

昨晚與一位的科創朋友天南地北的,然後聽著香港以前的創業故事,有種相逢恨晚的感覺 — 的確當年的科創圈聽落很是有趣、很是浪漫,媲美矽谷。

大家都在留意金融史,香港如何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然後又要沒落云云。香港的創業史,其實才是真正的香港人、打不死的精神吧。每一代都反映了香港人的時代背境和性格特質的轉變。香港初創圈很弱嗎?我把我認識的創業史一口氣連接起來,應該更能幫大家找出答案可以如何重建吧?

-

【科創的第一代】
第一代應該是Dotcom年代、2000年時期。人名我便不數了,但不少現在成功的創業家,皆於當年建立起第一家公司,有些一直到現在已穩佔香港IT一席位,有些成為serial entrepreneur。這一代的人,創意、技術絕不輸外國,也不是經驗與否的問題 — 基於小女過去數年的VC直覺。

那種互聯網給予未來的想像和激情,當年創辦人們的大小孩、鬼馬和膽識是經過年月也不會逝去的。

要我猜想當年的香港科技跑不出,我會猜是投資者問題。當年應該還沒有VC,主要投資者多為其它產業,特別是地產、金融、家族。以數字維生的人,又如何能懂Zero to One的那種膽識和見解 -- 香港投資者應該不會容許Peter Thiel以錢去收買客戶,即使計過數也只會覺得founder痴線。

-

【科創的第二代】
第二代應是2010年代左右。有Dotcom年代的serial entrepreneur,也有成了本地第一家unicorn的年輕founder — 是啊,創業開始成為一個專名詞,開始用unicorn等字。

香港還在的VC最早是2010年左右才開始出現,從數個矽谷回流或是exit了的公司成為天使投資者開始。(最老牌那家從不投香港,近年才破例,所以不算在內)還有香港的創業書 — 這雙手雖然小、創業起義等。兩位作者也成為初創圈內重要的connector。

從Dotcom年代一直在的初創圈內人,關係像戰友多於競爭對手。有圈子的地方,不會沒有暗湧和人言;但在我看來,卻是溫馨的。因為香港人在商場上的互助互勉,在這個圈內保存了。

後來的年輕founder,我也認識不少。有趣的是,他們把初創和融資的遊戲成功揉捏一起,也是香港初創融資圈還投香港、也是最活躍的一段時間。公司成長得快,不少也raise了好幾百萬、甚至億的美金。雖是年輕,總是少了一陣自然氣息、孩子氣。會是因為年輕卻在商場上被逼著長大,總要一個保護網去護著自己嗎?

-

【科創的第三代】
第三代是近期的科創熱,連我也忍不著跳進去了。現在的founder對科創的遊戲更了解,很喜歡有人用experiential learning去形容新一代,不想再被困著,過自主的人生、幫自己的startup打工。

到底是現在的市場太成熟、競爭太大,像現在的畢業生一樣人人有十八般武藝是基本、不再容易特出;還是大家都被香港無所不在的制度逼瘋了,失去了那種可以浪漫的luxury呢?這一代,借用朋友的話 — 難就難在走出來,被上一輩看不起,同輩、下一輩的亦不互相支持。在香港起家的投資者,都不大投資香港了。

從小就學會要證明自己,技能要100分。但,人與人之間像是冷了,像是沒有愛和希望之下長大的小孩,從小要學會競爭、要贏在起跑線。大家更獨立、更自我了。

-

以創業技術,這一個時代應該也是不難學到的事。唯獨是總覺得欠了些那種圈子裏不用明言的互勉和熱情?我還是較喜歡孩子氣的founder們。

也希望一齊一路走來的科創朋友永不要意興闌珊,繼續與下一代的大家、與香港同行。

——————

想不到我對歷史對金融史甚麼的興趣都不大,卻會有一天對香港科創史有興趣。如果有人有2010年代出版的數本創業書,求轉售,哈哈!作者仲有無貨呀?

See more
移民與Startup Visa

香港想移民嘅人有好多,認識咩係startup嘅就少之又少。有一間好嘅startup,你又好想移民可以係一條雙嬴嘅路。Startup Visa,喺某啲熱門國家例如加拿大、英國,係一個最優惠既移民途徑之一,甚至可以唔洗坐移民監。於是近來有唔少移民顧問都想探究呢條水路。聽落係一盤好賺錢嘅生意,不過有啲操作手法聽完不敢恭維,亦係一個唔健康嘅風氣。

Startup同普通生意界線既模糊,呢一種visa多數會透過一啲startup ecosystem內既認可機構例如incubator/ accelerator* 或者投資者去發出擔保信比政府,因為佢地日常營運就係要搵一啲好既startup,一石二鳥。多數正常嘅incubator/ accelerator都係免費,甚至比一筆initial capital你。

而移民顧問直程可以幫你諗個startup idea,收你近20-30萬加幣(即115萬-175萬港幣),再交去某啲當地門檻較低、收費約數十萬港幣嘅認可機構。Startup質素當然未必好,不過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有呢啲認可機構嘅出現,亦都係當地政府意料之內。

不過另一種手法就好似糖衣毒藥。

近來有移民顧問發現原來真正嘅startup,去拎startup visa好容易,亦唔需要分幾十萬比人。於是,與其為移民而諗個startup idea,倒不如搵現成嘅startup。

香港融資環境欠佳,加上疫情,移民顧問提出誘人嘅條件去幫佢地搵「投資者」,而startup就只需要去申請startup visa,將「投資者」變成團隊嘅一部分去申請移民資格。startup自己多本護照,加拿大、英國等都有更加好既startup resources,聽落好似係win-win。不過問題出現喺startup本來就係一盤長期、講信任嘅棋,喺股權/投資者選擇上做得唔好,只會將來後悔。

【Startup is a long-term game】

Startup visa大多數有規定管理團隊必需擁有一定比數嘅股份,坐底都要申請人own 10%。所謂「投資者」,你要幫佢拎startup visa,你就要賣一大截比佢。而一個早期嘅投資者,多數都只係佔個位數股份**。Founder有責任要向下一輪投資者解釋佢地係邊位,點解佔咁多。特別係外國較成熟嘅ecosystem,會更加注重早期投資者嘅好與壞(strategic value)。

即使有buy-back arrangement,即係佢申請成功後你有權向「投資者」買番佢手上嘅股份,贖回嘅時候用番「投資」收到嘅錢。做一大輪功夫去幫人移民,如果只係想要當地resources,倒不如自己直接申請。

因為香港初創投資風氣差,導致好多初創都無「strategic investor」、「咩係一個好嘅股權分配」嘅concept。投資好比生左個仔,結婚離婚都尚算簡單,但個仔唔係話斷就斷。唔少人融資後,都有後悔當年點解會同某啲投資者合作、點解會簽咁嘅條款。

Angelist Founder - Naval Ravikant講過唔少好好嘅startup道理,startup係一個長期利益關係,因為短利而fuck over對方只會得不償失。你嘅「投資者」無呢個概念,而呢句說話亦都適用於startup做嘅任何決定。為利是圖而行差踏錯,好嘅係你會上左一課,不過你間startup就bye-bye左先。

【移民,唔係走難。】

雖然唔想見到一個又一個香港人離開香港,但要搵一個新嘅地方去生活,跟隨移民政策嘅方法確保到自己喺當地係有價值,好過比一大筆錢顧問公司,who cares more about your money than you。移民顧問賺咁多,afford到大筆既marketing cost。呢啲marketing導致到又唔少人誤以為移民一定要經移民顧問,各國既移民計劃,並非為移民顧問而設,而係為你、為人才而設。

—————

如果有人真係想explore startup visa,而又唔熟英加兩地既incubator/ accelerator,歡迎inbox,樂於分享apply邊間好啲同點樣apply。

—————

  • incubator/ accelerator,有人釋「孵化器」,亦都有唔識呢啲係咩既移民顧問釋做「種子公司」。呢種機構就好似濃縮MBA咁,教你唔同做startup既商業知識,搵mentor同投資者比你(唔係攤大手板有得拎個啲),或者有埋coworking space比你。有啲名牌啲、做得好啲既會以幾個%既股權作為佢地既「收費」,有啲就免費,但都會經過篩選。

** 下一篇再詳細啲講點解係咁少,關乎公司既估值以及早期投資既一啲practice。

See more
好書推介

抛磚引玉,其實係想求大家推薦/介紹更多書。

創業既學習過程真係好有趣。由零到一既過程,你會認識到哩個世界,尋根究底。由人組成既社會,變化萬千。如果社會係一所大學,startup應該係哩間大學既phd,自學既終極版。自學只係無curriculum既學習。要自學,睇書一定走唔甩。

好難寫得太長,所以淨係介紹幾本對大部份startup黎講都會有用既書。仲有啲咩有趣既書歡迎推介

〖實用系列〗

1. Lean Startup

無數人講過哩本書到底有幾正,正在佢同你講做startup唔係盲摸摸,亦都無所謂既神話一生出黎就係一件好既product。其中提到既金字塔Vision, Strategy, Product,好清晰咁帶出大部分startup既問題。現實中大部份公司一係就實踐Vision既時侯Strategy/ Product偏離航道,或者Vision實際market size好細等等。學識點樣build, measure and learn,可以避免好多伏位。

2. Traction

絕大部分founder點子多多,好容易直接跳入去做product。而business底,就好易有肓點淨係睇自己識既方法做生意。本書主要講user acquisition,不過入面講到critical path approach,十分有用。唔同既stage有唔同既meaningful milestone,學識set milestone,再諗番相對應要搵幾多user、要吸引既客戶群需要咩product features,自然就計劃到策略、公司資源同時間分配。十九種既搵客戶既方法,配以唔同成功startup既故事,非常有趣。到底點去由零到一達到fast grow?

3. Hooked

有時侯諗產品,有啲產品有一種魔力,令你不自覺地著迷。Facebook係其中一樣你下意識打開手機會想禁黎睇。本書就係講緊到底哩啲產品點樣「施咒」,去捉用戶心理。

4. Venture Deals

建議想fundraise既startup都買一本看門口。未必要由頭睇到尾,不過當佢字典/天書咁揭會好有用。睇完再去同投資者/raise過錢既公司取經,事半功偣。

〖Inspiring 系列〗

5. The Tipping Point

一傳十、十傳百既野,例如epidemic,有啲咩共同特性。除左依家COVID19好relevant之餘,本書講現象分析多,對於viral growth、word of mouth等等點形成都幾有啟發性。

6. Who gets what and why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寫既書,主要圍繞matchmaking,點樣去做matchmaking,唔同既市場特性等等。而其實大部份公司都係解決緊supply & demand、資源分配 - matchmaking既問題。小至唔同既餐廳點去optimize佢地既營運、安排等位同吸引到相對應既食客。

7. Sapiens & Homo Deus

呢兩本唔洗講大家都應該知,第三本有關科技既預言唔太推介。人類有時了解自己創造既歷史,但並唔了解人類自己。了解人類既過去,比歷史本身更predictive。

----------

有關初創既問題,歡迎inbox message。唔好怕醜,亦都唔會呃你錢。不過覆既時間可能慢啲,好努力平衡緊打工創業同生活。

See more
用黎型既「高科技」

有一種心情,叫崇洋的自卑。

唔否認香港好多初創的確未夠成熟,但有啲咩未夠好呢?唔夠多人做初創?於是政府落力鼓吹初創風,吹左兩三年,成果係大家紛紛都覺得,叫得startup一定係要有好勁既科技 — 外國做得好聽落好勁果隻呢,總之香港無既就係科技囉。不過係咩科技?佢地都唔知 -- 星期六先收到個message,有位前輩用「actual technology」呢個term,我真係忟憎左成個下晏。

拿,個科技要聽落好型,最好就聽唔明,例如量子計算、半導體、生物科技等,而團隊再加一兩個大學教授就最好。

有時聽到都得啖笑,唔係笑呢啲科技,而係科創界就算想做好啲,連想要啲咩都唔知。加碼落去高科技產業,並唔代表推動到經濟/香港地位。

以人工智能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做例子,好多投資者* 都唔清楚到底人工智能係咩,同埋發展程度去到邊。呢個term聽落好勁,但其實你用緊既好多野,都已經有人工智能係入面。普遍既程度就好似CCTV,佢一路run緊你都唔知(而其實連CCTV都可以駁埋系統用人工智能)。而要應用人工智能,已經有好多ready-to-use既model,一啲都唔難 -- 一個有讀書唔係日日走堂既CS學生都會識,亦都有自學既例子。

當然,每一個領域都唔會有停止進步既一刻。人工智能頂尖既research的確唔係間間公司都做到,但科創有趣既地方就係科技+應用,就算係頂尖既research,都未必係一盤好既生意。而比你遇上頂尖既research,連你自己都唔明,又點睇得出佢地既商業應用。

有唔少人都呻,同投資者形容得簡單啲,佢又覺得個技術唔夠勁;形容得複雜啲,佢又覺得點解哩條team會做到。哩種崇洋的自卑,令到投資者對名牌趨之若鶩。上年讀master搵左好多patent黎睇,有唔少patent都係「吹得就吹」。對startup黎講,有時專利既存在,就係用黎呃啲唔識野既人。

Business Model - 做生意賺錢既方法、Innovativeness - 你條橋有咩新意、Technology - 科技帶黎既價值,所謂technology startup三者之間缺一不可。

科技先進,唔代表佢有價值。「You don’t need blockchain to achieve the purpose in most of the blockchain companies」,都唔單止香港,加拿大都有所謂既quantum-inspired algorithm。創新無分高低,我相信科技帶黎既改變同價值,而唔係佢有幾型。

——

*成日用投資者黎過橋,話佢地唔識呢樣唔識個樣唔識,原因有二:1. 我都仲要搵食架,自己想像下😂唔得罪咁多ecosystem入面既唔同人 🥺2. 投資者的確係最需要認識既人,你既錢都唔著緊,其它打工既人又點會著緊過你呢?

Deep Technology又係咪真係咁難睇呢?作為一個文商科出身既人,我唔認同。所花既時間的確係要多好多,但Google, Google Scholar再加同不斷搵唔同人問野學野,並唔係想像中咁遙遠。好感恩地合作過既founder由medtech去到nanotech都無覺得我係白撞。

See more
甚麼是startup ecosystem

絕大部份矽谷以外既地方,都依賴政府去推動科創。科創哩家野,同政府合作簡直係死對頭 -- 一個著重速度、一個就官僚至上。成功既後起之秀,政府既角色大部分係同私人機構合作,透過佢地投放資金,或者直接批資助,加埋相關既政策便利。簡單啲黎講,除左錢,其它既野,都唔需要由政府去落手做。

過去3年,過半時間都係同北美既ecosystem建立合作。其實除左矽谷,有好多新既ecosystem都做得好好。之前有人都分析過,過半unicorn其實都唔係矽谷出身。呢啲做得好既ecosystems都有個共通點:

  1. 共同文化既市場夠大。本身城市既大細並唔重要,ecosystem本身就係一個好緊密既concept,入面有齊各個角色相依相生。美國既矽谷、聖地亞哥、紐約等,加拿大既多倫多、卡加利等,都係好獨立既關係網。不過對first-time founder黎講,市場認知多數都會局限於自己既文化。後天要改善就好靠同外國人既溝通,身歷其境或者透過溝通建立既同理心,係Google遠遠都比唔上既野。
  2. 有錢人要夠多,所以多數喺大城市。唔一定要係首富,反而上一代白手興家既中產而上階層會成為ecosystem入面既risk capital。香港好多有錢人,亦都有唔少白手興家既人,個底唔算太差。不過因為產業集中,相對上香港既創業家比較少「創新」既原素,更多既係「市場觸角」,市場興咩就做咩。
  3. 好多Nerds — 「Nerds are a distinct subset of the creative class, with different tastes from the rest. 」- Paul Graham。Nerds係好重要既innovator,唔隨波逐流,會醉心鑽研同觀察。香港既context黎講,係毒呀!Paul Graham點形容Nerds係好有趣,鐘意行舊區、去cafe、bookshop、cool but not glamour,最重要係同其它Nerds交流,例如大學。睇完之後我諗起連登。係我眼中,香港有好多Nerds,只係生活同經濟側重局限左用武之地。
  4. 知識分享。任何形式既知識分享:blogs,community,吹水,KOL,institutionalised啲既有program、accelerator、incubator等。知識分享係哩啲ecosystem已經係一種習慣,由聆聽、分析、發問去到分享,就好似武肺咁每人都一傳十、十傳百,network effect就會大好多。

成日都好想搞ecosystem trip,去外國一路旅行一路深入了解當地既startup ecosystem,將個種passion帶返黎香港。

放北美城市圖定連登狗貼題啲?答案係⋯⋯ hi nerds who are reading it!

See more
未來既世界

資本世界由出賣時間 -- hourly rate既勞力,去到出賣自己 -- monthly salary,工作由勞力轉型為智力,而我地成為時間既奴隸或者主人就只係一線之差。窮爸爸富爸爸既cashflow quadrant講係資本世界將收入變為資產既哲學,其實同時都係管理自己、時間、甚至係社會流動性既哲學。要跳出monthly salary,就係買起人地既時間,例如管理階層、創業者,去創造價值。Cashflow Quadrant既最後,係投資。人既一生不論係由E開始,定係含住金鎖匙由I開始,都有佢地唔同既學習過程,社會、經濟既進步亦都一樣。

我成日好鐘意想像一件事。資本世界既utopia,可以用錢解決真正既問題。

哩個世界永遠會存在各種問題,但我地有無解決問題既incentive?所有既incentive都唔夠錢所動員到既人力物力多 -- 如果解決一個真正既問題可以賺到錢。我以前成日好鐘意做NGO,覺得NGO先會幫人。但今時今日,NGO用大部份既錢係admin、貪污、marketing,而有唔少startup同tech giants反而解決緊問題。原來,係一個資本世界,要大規模地幫到人,係一間for profit賺大錢既公司。只要你既錢賺得同用得其所。與其話資本主義係出賣自己,真正既資本主義又何嘗唔係教我地了解自己。畢竟可以出賣自己既,永遠只有你自己。

Startup係矽谷既philosophy就係為左解決問題而存在。而帶黎既財富成為共通既incentive,吸引大量人才係其它行業去科技產業。一個完整既資金錬令到今時今日只要你有idea,walk in with pitch deck walk out with investment。

我地既世界係需要時間去進步。矽谷以外都愈黎愈多人講startup唔係因為型,都唔係咁岩得咁橋。如果有睇Tipping Point哩本書,就好似萬事具備一樣 -- 舊既企業因為唔同原因已經進步得好慢、有Startup既成功案例、有近十年黎草落既startup知識,有好多國家對startup已經大力支持,甚至去到多倫多,十個朋友有一半都係startup到做。美國、中國都係成功既例子。

香港有唔少人因為地產而擁有財富自由。係香港,獅子山下既創業要重現,startup既東風會係咩呢?除左新既Market Access,仲有香港Private Equity既投資意欲。

Alternative asset class(非炒股、債券等大路投資)近年愈黎愈多人睇,亦都多左好多選擇 -- crypto(虛擬貨幣)同 private equity(泛指非上市公司既公司股權,同加個fund字意思唔同)。Paul Graham有篇文How to Be Silicon Valley -- 你要兩種人:rich people and nerds。香港其實真係好多nerds(睇下連登),加上資金如果注入private equity,連帶既會係科技發展、經濟動力同工作機會,engineer既福音。

肺炎期間既QE(不斷印銀紙),往後只會更多錢係市面流轉。資產價格推高,有機會富人愈富窮人愈窮。弱弱地希望哩個utopia會係social mobility既其中一個支撐⋯⋯

所以,我到底創緊啲咩業?我想將private equity投資同startup帶比更多既人 -- 知識、樂趣、機會。

#meritocracy #elitismThe paradox of meritocracy that inevitably leads to elitism.大家又覺唔覺得elitism係一個問題呢?

See more
香港需要大大的一巴掌先會醒

「Hong Kong needs a slap in the face -- it’s long overdue」

一早同一個香港既serial entrepreneur講電話,一個當香港係家、好鐘意香港既鬼佬。佢唔係唯一一個,而佢同其它曾經當香港為家既人一樣,經歷傷心、失望,係哩一年既局面底下決定短暫離開。

佢講左上面句野。同好多其它睇哩個page既人諗法一樣,到底家族主宰香港、主導投資既未來會唔會改變?香港人需好多方面既醒覺。

傳統行業上,一圖睇晒,香港無乜邊樣野唔係集團式壟斷,而集團無乜邊一間唔係家族企業。因此,做生意,如果有所謂family office(管理家族資產既團隊)投資撐腰,大家都會lur飯應。

完全唔surprise當同過兩邊既人傾計之後,發覺香港既VC同startups都係互相指責。Startups話「Hong Kong VCs are stupid」;VC話「Hong Kong doesn’t have good startups」。一個願打,一個願捱。其實,香港現時係資金上都無其它選擇。

大膽講一句,分黃藍店又有咩意思?經濟力量除左小店,要做大小小既公司都需要搵投資。香港其實除左家族,有錢人有好多。不過,香港最多既中產都唔願意去重視、尊重創業者,莫講話成為新既投資階級。

如果你既仔女唔想幫企業打工想創業,佢地唔單止比人叫停、話會無飯食,亦都無人願意去fund佢地。一切既attempt to change都胎死腹中,連同下一代。希望哩樣野係不久既將來會改變。

Stop following, start leading, start learning.Take some risk and be the lead for yourself.

See more
無教科書既VC

近排有另一個content平台問,可唔可以寫多啲有關VC既野。教點樣開startup既有好多文,教點樣開VC既,除左law firm幾張極度複雜既structure之外,無人講到底點去做一間VC。就算去考個CFA,考完都仲係唔知到底咩係VC。

VC歷史短短幾十年間,已經發展到千變萬化 -- 特別係香港同美國。一個地方多錢,一個地方多startup。之前大概講過VC既結構同點投野,但其實哩行既空間好闊好大好有創意,所以大家營運既方法各有不同。試下講幾種唔同既VC變種。

正常VC賺錢既方法,我地叫「two & twenty」, VC搵左一大班人投資入基金到,每年收2%管理費,幫佢地投資落公司到。而20%,就係幾年後公司大個仔,股票升值賣出去賺到既錢收20%,叫carry interest。細fund投細公司,大fund投大公司。大家目的都一樣,係要幫/等間公司提升價值,最後透過上市/賣比人賣左啲股票去賺錢。外國好多VC Fund都係由ex-entrepreneur去開,因為當你創過業,你既人脈、睇startup既眼光、幫到startup既野一定會比較多。但係係香港startup未成熟既市場底下,投資外國公司既回報多數比較好,所以未唱到哩枝歌仔。

Data-driven VC係近排我好鐘意研究睇既野。要分析一間上市公司都咁難,分析一間咩都無既startup仲難。以前睇過本書The Knowledge Illusion: The Myth of Individual Thought and the Power of Collective Wisdom講Collective Thinking,人聚埋一齊,其實會無形中依靠對方既知識。香港因為少VC,其實無形交換到既知識同資訊亦都唔多,所以前排諗緊data會唔會係一個轉機,可以幫人去分析大量資訊既好工具。依家見到既data-driven VC多數只係可以focus係某一個多data既field去幫助分析,所有既數據都唔夠全面,但都可以獨當一面。例如分析B2C(business to consumer = 賣比個人消費者既生意)既公司係唔同social media既exposure同評價等等,唔講到咁複雜。而哩種VC係香港當然無啦。都幾好奇哩種model個return會唔會高啲。

Venture Builder係香港比較多既投資種類,專注係大家最叻既execution。哩類VC有啲係團隊主導出idea,有啲係投資者主導。但投資者一定係佔大部份股權,所以投資方會參與好多係營運上面,而venture builder股權夠多,可以透過startup本身賺既錢分紅去賺取回報(ROI - return on investment)。最後做得好亦都可以賣盤。香港有各式各樣既venture builder,但startup同founder其實密不可分,founder最大既incentive(股份)都無左,所以哩類venture builder既公司都係計cashflow同profitability多。

Financial Advisory唔算VC,但10間有8間都叫自己做xx capital,xx venture。而佢地背後多數有好多既投資者network,或者無限厚既面皮/skill去cold call,最終目的係幫公司籌錢。哩一個範疇良萎不齊,共同點係,最好既公司,都唔會搵中介。

Syndication係VC既散賣版。一單一單deal去搵人投資,同financial advisory唔同既係,佢地會自己投資。有「skin in the game」,而多數都係唔錯既公司。有好多唔同原因會syndicate,有人當全職,有人間唔時一兩單,又有VC投早期,後期個fund唔夠大或者公司做得好,就用syndication繼續投。不過營運起上黎工作量比VC大,特別因為大家都相信自己既眼光多過人地介紹。係香港syndication多數係貪方便,幾個熟人有投資開startup,由一個代表synidation搞掂晒啲野,其它人就唔洗擔心點傾terms、睇文件之類。

See more
Traction的騙局

曾經同我最欣賞既加拿大founder傾起當地同香港既分別。兩個都係好細既市場,都要依靠海外市場。當年帶過佢地黎香港幾次,兩位都係engineer。係香港講既一句說話令我覺得,都唔知係優勢定缺點。「People here are very good at execution. They can execute very quickly. But if I give them a hard problem, they don't want to solve it」

係香港,絕大部份startup唔fundable(VC講話唔值得投資咁解)或者去唔到unicorn/ IPO,Spotify、Airbnb、美團等等。市場大小固之然係一個問題,但一個好既founder,絕對唔會比本地市場困住。香港公司其中一個問題唔係因為佢地無traction,而係有太多假traction。

Traction既意思,加個at係前面,你attract到人地比錢,就係traction。人人都話,startup要traction。「Traction is growth. The pursuit of traction is what defines a startup。」

香港公司好識賺錢,有好多traction,但最後公司最多去到series A、B(門外漢:下面有解釋)就遇上瓶頸。

哩個係香港投資者太短視做成既局面,亦係香港人太識做生意既壞習慣。

例如香港人最叻既agent或者consulting公司,近排最hit既移民,分分鐘一年賺過百萬。Consulting公司,拎到大公司一張contract,可能一張已經過百萬。唔好誤會,我好欣賞哩啲老闆。講生意同賺錢,其實香港人唔會輸比人地。

Execution同Vision對startup黎講邊個重要啲,係老生常談。有好既execution,係一盤好生意。有好既vision無execution,係發夢。Vision之後既execution,係一間好startup。

而vision唔係你想盤生意去到幾大,係你想解決一個幾大既pain point。只係用香港黎想像個pain point,就係一個false assumption。

疫情底下,When the tide goes out, you find out who is swimming naked。唔少公司爆煲,投資者不斷講「都係execution緊要啲」。不過矽谷既諗法未必岩香港,因為香港今時今日咁多startup但又咁少unicorn,就係因為大家有太叻既execution,斷斷續續都賺到錢。但當個pain point唔夠大,去到某一個位個市場飽和,就好難再達到高速增長,成為一間大公司。或者有好多公司,都無去諗過個pain point。賺到錢既假像,而又未去到startup既增長。所以點解十間VC,十間都係以market size行先。

大家,一齊發下夢啦。

Jargon alert每篇都避開jargon難,難寫又難睇。所以等我地黎重溫下上面用左既jargon:

Startup 高速增長既公司,99%都同科技有關(寫個app都係科技 - 你點keep engagement、點做到方便快捷既用戶體驗........下刪100字)

Pain point 痛點/ 問題。哩個世界任何問題,只要佢夠多人覺得痛同有問題(小至麻煩、大至死人),而又夠多人願意為左佢比錢 -- pain point is real and big enough,startup就可以成為一個solution既誕生。

Traction 你無聽書,上面先講完

Series B、C:https://www.facebook.com/sigumdic/photos/a.135782574735500/138813224432435/?type=3

一位朋友曾經都有數過香港既unicorn:https://medium.com/whub/hong-kong-s-7-unicorns-d1b07f5cb7d3

See more
從#blacklivesmatter到矽谷再到香港

一件不公義既事件顯露出制度既歧視,一場社會運動去到成為政治訴求,亦都揭示政治既不足,反思力量來源其實唔止政治。哩場火燃燒到去Reddit既創辦人離職要求以黑人代替,尋求真正既平等。

1)弱者既力量正正黎自當權者既腐敗

美國藝術家所言「If white people don’t fix it, someone will have to come upstairs and kick the door in」。黑人經歷過無數個年代,由反奴隸去到今時今日反制度美化左既White Privilege。警察當權,大部份都係白人。

無數既犧牲終於帶黎今次唔少人真正去思考點樣平權。深植於白人社會既White Privilege 亦都令唔少白人即使混亂仍然企係#blacklivesmatter一邊 - 因為佢地每一個人都有份導致今日既不公。

Systemic Racism不單單止你見到佢但當佢無到,而係無形之中,面試總係好似無你份 - 哩個面試由你幼稚園開始、去到大學、搵工,最為形成一個惡性循環,因為投資學校、開學校、老師、老闆、政府、警察都係白人為主。

2)你唔爭取既權利,無人會幫你爭取

權利唔會從天而降。由政府分配資源去到擁有資源,遊說、法律等制度內溝通既方法行之無效,又可以點做?山區無學校,係咪就要等政府去起?你唔問點解,就見唔到制度既不公同不足。制度維持社會秩序,但制度係人造既,唔係無所不能、亦唔係只有政治一種。制度下既犧牲品唔出聲,一路就只會係犧牲品。

相反,你係社會既一部分,社會包括文化、一個地方住既群體經過時間、歷史建立鮮明既特色。社會既制度,係為社會而非當權者而建。如果哩個社會你都有份,你有咁既權利亦都有咁既義務為每一個人出聲。政府行之無效,就一磚一瓦搵人搵錢去建造出黎。當年大學義工連唔屬於自己社會既地區你都肯幫,自己既社區更唔可以視而不見(又,好多人鐘意遙遠既公義)

3)政治內同政治外既平權、經濟力量既平權

黑人平權都唔單止係講政治、法律平等,而且要經濟力量平等 - Black-owned Business。矽谷培育出一間又一間可以左右經濟既公司,清一色白人。因為本身矽谷就係一個圈子入面既圈子,關係同exclusivity支撐既community。

但矽谷人勝在會思考,政治以外,透過黑人管理既基金,投資黑人擁有既公司。Softbank係其中一間成立基金支持entrepreneur of color,Reddit創辦人Alexis Ohanian辭職、提倡應該搵個黑人做管理層。當然好多人都擔心夠竟哩個「熱潮」可以持續幾耐,莫講入面有幾多marketing,錢字當頭既經濟,值得想像下加入良心後既世界。

香港雖然唔係矽谷,但就係因為未固化,未有龍頭,黎緊就好睇到底係邊一邊既資金、邊一邊成為老闆。上幾篇講到香港地有首富,有財團,有人才。我地有抗爭既勇氣,但無創造公司既能力?哩一年黎大家學識好多野,證明左,無野係無可能。

Image source: Warrick Page/ Getty Images

See more
香港到底有咩人創業

好多外國人(當年)都想黎香港,原因之一係商機處處。創業更加發展到唔需要由0開始,一間餐廳、酒吧買盤賣盤,成本客流都幫你計好。雖然近年已經再見唔番哩啲現像,但有創業心既人比比皆是 - IG Shop、代購、酒水貿易等,你身邊肯定有幾個。

// 根據全球創業觀察(The Global Entrepreneurship Monitor)一份2016年的調查報告,顯示每五個香港成年人,就有一個計劃在三年內創業。而香港統計處在1月公佈的數字亦顯示,約有67%港人懂說一般至非常好程度的英語。 //

除左side business外,十之八九如果講創業,朋友第一個反應會係:「佢一定好有錢。」所以第一類創業既人,就係有本錢既人。「我想創業,因為想做老細。」亦都唔少見。創業成功與否本身十分取決於能力,資本令到開始會容易啲,不過並非決定成敗既唯一因素。

第二類係做左幾年野,發覺人生有如咸魚,或者儲落左一啲錢,見到有機會放手一搏闖出一條血路賺多啲既都有。銀行、Big4亦都係最常見中途轉業既人。哩類人多數優勝於經驗,識得傾生意,亦都了解市場運作。

第三類係近年愈黎愈多既新一代,放棄高薪厚職既grad job,想做自己鐘意做既野。近年startup同科技既興起,提供左哩條路線比不願屈服於傳統打工模式、有能力同有志之士。好多人話後生創業係異想天開,但往往哩批人,特別係制度化既經濟底下,帶黎最多既創意同改變既可能性。雖然無經驗,但勝在學得快。

當我想創業其實做起先發覺,三年大學讀商科,所有野唔唔岩用。

今個月仲未比家用今個月仲要供保險今個月仲想買電話去少兩次旅行,草錢買層樓,定係⋯⋯創業?

Extracted paragraph: https://hk.appledaily.com/…/20…/MUVHS24JA2GFETE4WEXWAFBJSM/…

See more
香港創業錢從何來?

上星期四,開完一個電話會議收線後,真係好傷心。

我:「同親啲founder(創業家)傾電話,都話香港搵唔到投資者。」問:「係咪公司唔夠好?」我:「佢地係香港做左一兩年,成績算唔錯架!同一個idea同一樣能力既founder,係外國都一定有人投資。」問:「係咪佢淨係做香港市場?」我:「佢地都有plan同試下水溫,其實都唔錯,不過無錢好難做好多⋯」

不斷上演既對話,不斷原地打轉。哩啲,係一個又一個既真實故事⋯

香港依家只有Gogovan, Klook, Snapask等,我地可以有更多、更好。年青一代番工無乜選擇,想創業出一分力作出改變、自己打一片新天地,但本地初創生態圈十分之弱⋯唔係無人材,而係無資本(前文有講startup點解更需要投資)。開完電話會議既結論係,要創業要創新,對唔住,唔好係香港⋯

香港無資本?香港人咁有錢,你玩我咋?

新加坡政府幾年前己經實施多項政策,吸引外資同增加初創撥款,推動創業,海外同當地,甚至香港既VC都有係當地設立辦公室投資。港府就遲遲去到上年先推行matching investment fund("ITVF"),配對初創公司所得到既私人投資額,你籌到1蚊政府就配對1蚊。可惜你知啦,港府既野,月前ITF先打黎努力搵人報名,當然無咩人想報⋯

用數字可能容易啲明白個差距,同一種類既matching fund計劃,Startup SG Equity係2018年投資左一共2億港幣(S$36.5 million co-investment)落52間公司,香港個ITVF至今都開始左年幾,投資左大約6千萬港幣落10間公司。政府施政報告不斷重提既創科,除左令哩隻字變buzzword(跟後生仔學番黎,簡單黎講係聽到煩既詞語)之外,有幾多係真係幫到個生態圈呢?

無政府推動,本身既私人資金呢?

對唔住,十間VC,八間唔投資本地企業。基金既運作模式好簡單,大家都係要賺錢生活,邊到回報高就去邊到。所以大部份都投資美國、以色列等。淨番既只有一兩間有原因指明要投資香港公司,就唔係哩到詳說。

另外係個人投資者,我地叫angel investor(對一間startup黎講,的確係佢地既天使)。天使投資者係香港絕大部份係銀行、法律、大企業等專業人士既高層或退休人士,對佢地黎講比較難完全明白新型經濟或者最新既科技應用。佢地係香港的確存在,只係唔夠多,亦都唔夠了解可以點幫到startups。

下一篇又講下,香港創業既都係啲咩人 -- 有你估到既,亦有你估唔到既。

See more
香港還有機會嗎?

隔左一晚,先有心情去整理文章。香港六七十年代,經濟起飛,當年創業者比比皆是,穿膠花做地產搞航運。今時今日,地產等各業已經係富人更富既遊戲,新一代,係咪就無機會呢?

創業點解對香港好緊要?

大家都有學,香港係大市場、小政府。係香港仲係自由市場、資本自由流通既時侯,有錢、有經濟影響力,就仍然有bargaining power。黃色經濟圈亦係同一道理,不過係由下而上既消費者主導經濟。

創業可以為一個經濟帶黎2樣野:人才、經濟活力。企業因為過去發展既管理結構所限,墨受成規。但消費行為同科技不斷變緊。要令一個地方有競爭力,就係企係市場所需既最前線 -- 今日我叫你唔用Apple、唔用Google、唔用Netflix,係無可能既事。消費你想用既野係好自然既行為(黎講亦會講下初創點樣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人才方面,初創所創造既就業,多數係高技術人才。人才同經濟既關係,亦唔難諗到。所以各國其實都用唔同方法推動緊創業。

現時香港既經濟,大家係黃色經濟圈興起後都知道,係非常地被壟斷。係舊式行業同現時既企業鬥無咩機會成功,等於係美國小型超市無得同Walmart鬥。但透過科技同新型經濟,Amazon既出現扭轉成個市場。係美國今時今日話事既,絕對係科技同新型企業,而非傳統行業。而香港現時既傳統企業,都係上一代既產物,管理層既思想、教育、背景都會影響左企業既決策。就業方面,大家經歷過打工搵工都知,我地既畢業生無乜選擇。想要人工高,專業人士亦係唯一出路。

香港點同美國比?

美國只係一個例子。以現時香港擁有既私人資本同人才,我相信係有咁既機會,只差東風。一間初創公司最快可以兩、三年內擴張至人人都識既階段。現時全球既startup風氣,逐漸邁向好似當年人人都知道地產風險高,但有機會賺大錢一樣。Gogovan、Klook、Snapask等都係近年既例子。要思考既係,如何令到私人市場既資本回流本地初創圈(下一篇就講本地資本去晒邊)。

國泰跪低,依家仲有自由市場?

有,就係因為自由市場,所以國泰同所有自由市場既公司一樣比兩件事牽引住。一係股東,二係客戶。國泰除左太古外,中國國際航空亦都擁有第二大既股份(29.99%)。而佢要飛去北京上海,亦要跟個到既市場規矩。而其實各個國家,例如中國,絕大部份係海外既軟勢力擴張,都係透過收購股份或者早期投資。

所以,創業或者可以為下一代創造更多既機會同權力,認識市場遊戲,認清資金來源,掀起對等既bargain。

See more
是咁的,VC、startup其實乜東東黎?

VC,英文Venture Capital,中文創業投資基金。你要創業,原來有人會打本比你去做生意。係咪真係咁筍?

哩個故事,要由一間「startup」講起。

大家都係做生意,普通生意同「startup、初創公司」有咩分別呢?香港好多大公司,亦都好多小店,可能既三五個朋友入面就有人開網店、開餐廳酒吧、做下KOL。點解開餐廳就係普通生意,整個Deliveroo、Foodpanda就係startup呢?

Startup遊戲規則好簡單,我今日放十蚊落去,你如果有機會三年後變到一萬蚊比我,就係一間startup。有咩可能?創新。Instagram就用左三年將一蚊變做一萬蚊。當然,唔係每間startup都係咁短時間就成功,亦都未必去到一萬蚊。Startup既重點係改變帶黎既高速增張,改變行業既生態,例如Tesla令電動車成為汽車行業既大趨勢;改變消費者模式,例如Netflix令你再唔需要睇電視;甚至因應環境轉變創造一個新既市埸,例如蘋果將手機同app帶比大家。大部份既startups都係利用商業模式或者科技研發,去「改變」哩個世界。

佢地唔係一個神話,而VC都算係背後既女人,專門善長係聽唔同種類既「大想頭」,搵到最特別同有潛力既公司,打本比佢地「做生意」。因為startups其中一個特質係初期資金需求比較大。Spotify收48蚊一個月,收一萬個客錢先得48萬,以前一隻CD都幾十、過百既時侯,48萬夠比幾多首歌既版權費(一首出名啲既歌要成幾千美金起跳既版權費)?Spotify用一個平啲模式,去吸引更多既用戶,平啲既模式,一黎用戶夠多,可以同唱片商講數,二黎超過一億個人(現時用戶數量)去分攤版權費,有貴有平,仲多左好多音樂選擇,係一個win-win既model,開始對音樂行業壟斷既局面有所改變。不過前期版權費同營運就要有人願意相信哩個故事而去投資,先可以造就現時既Spotify。

轉載一幅我好鐘意睇Funders and Founders 既故事系列 - Instagram。

See more
建構概念

每一盤生意都有自己獨特之處,規模的大小,除創辦人能力之外,潛在市場也決定了公司的最大可能性。

概念大多從生活日常經歷而萌生,小至找不到想吃的餐廳,然後觀察到你所住的社區內對同一樣食物也有市場需求。潛在市埸,便是有多少人有一樣的問題等待解決。問題可以是迫在眉捷,也可以是消費者自己也未能察覺,不過兩者都有個共通點 -- 消費者願意為此而付費。

香港是傳統經濟模式的大贏家,因此以往常看見的創業大多是餐廳、酒吧,Cafe已經算是很大膽很有創意。但其實即便是食物,解決方法也有很多 - 早年曾在中環風靡一時的Plum便是早期的外賣平台,並以每日餐單形式提供午餐選擇。

我們常說的商機,換個角度,其實是市場存在的問題。例如市場有需求,但供給仍未追上。因此市場觸覺及觀察十分重要。想必大家也記得無數的過氣潮流,市場需求所能持續的時間也會影響公司的生死。因此大部分長青的公司所解決的問題大多面向較大的市場,或是由潮流成為日常所需的事物 - Starbucks在中國的由標簽為潮流,去到咖啡業在中國的興起,成為消費者的習慣。

初創圈常說一點 -- 失敗的公司都在解決幻想出來的問題。因此在构想Idea的時候,先深入觀察市場,附以研究去找出市場的大小、特性,再找出問題所在。掌握較多資訊後,便可找市場上不同的參與者及不同種類的潛在客戶,了解他們的想法和實際行為 - 理論和實際行為多數都會有偏差。目的不是要他們認同你的Idea,而是了解實際市場交易行為背後的種種的想法和考量。

總結一下1)你觀察到什麼問題?2)誰有這個問題?有多少人是潛在的客戶?3)有足夠的客觀證據或觀察支持嗎?

下一步,便可進行測試,看你想解決的問題和你解決的方法,有沒有人願意付費。一個問題,不一定可以找到商業模式。這也決定公司會是一盤生意還是非牟利機構⋯⋯

--------------

除左創業日常嘻笑怒罵,亦都會開始寫岩香港用既Practical Guide,連同英文版及Instagram字典@sigumdic於網站整合。網站係邊?等下啦⋯⋯

See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