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專頁簡介
新聞轉載
知識產權介紹 - 從NFT到專利

早前Elon Musk把頭像短暫換上了Bored Ape Yacht Club(「BAYC」)在Sotheby's拍賣會的宣傳頭像時,數個買了BAYC NFT的人都回覆道要告Elon Musk侵犯知識產權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Elon Musk的回覆也頗有趣:「I dunno…seems kinda fungible…」。因為NFT全名為Non-fungible Token 非同質化代幣,意謂你買的一隻猿人NFT(多數jpg檔)是獨一無二,代表了你。然而換上一張猿人jpg,卻非難事。

NFT世界中富有爭議的一向是其知識產權問題,很多時侯NFT發行人都沒有把知識產權界定清楚。Web 3有時像一個信仰,想像著NFT和blockchain如何改變世界之時,我們總忘了當下現實的生活 —— NFT的著作背後,仍是要有真實世界的知識產權作為支持。

知識產權(以香港法律來說)其實包含四大類:商標 (trademark)、專利(patent)、外觀設計(registered design)、版權(copyright)。NFT常牽涉到多數是版權問題;商標代表了一個品牌;較常用外觀設計產權的當然是產品設計;而專利則對初創或科技公司最為重要。

當很多資金都蜂擁至Web 3時,大家都忽略了現實生活中還有很多科技尚待開發及應用。

全世界共有三百二十七萬個專利申請,獲批準的卻只有一百四十二萬。知識產權申請的過程繁複又昂貴,請了律師寫也不一定能獲批。有時候因為寫的太闊有時候則和別的專利有重疊。

獲批了,也不是每一個專利都能投入使用。世界上超過九成的專利沒有被使用或商業化。所以不少有社會責任的公司都會拿出專利作開放式創新之用,把它們放到有用的人手裏,好好發揮該專利的所長。

其中的年度盛事要數IPHatch香港知識產權創業比賽,IPHatch在亞洲八個城市設有賽事,包括香港。今年香港區賽由Nokia 、Panasonic 及城市大學 (CityU)提供共有16個科技專利,涵蓋智慧城市、生物數據、醫療保健、新能源、傳感器及元數據相關技術等不同範疇。不論是初創或是中小企業,都可以遞交「Pitch Deck」參加比賽,有機會贏走科技專利組合。

比賽6月30日截止,詳情可到www.iphatchday.com/hong-kong 查看。比賽截止前在6月24 / 25號有IPHatchathon 線上工作坊,可以幫有意參加比賽的隊伍優化商業計劃書 (business proposal) 和教大家選擇合適的科技專利組合,值得推介,登記報名: https://tinyurl.com/iphatchathonhk

#IPHATCH

#活動廣告

See more
簡易公司記帳概念+範本

會計及財務大多是開公司的人最苦惱的一環,從記帳到會計、稅務、核數等,這些詞語一聽見便頭痛。但根據公司法例,在公司成立後約18個月內便會收到第一份利得稅報稅表,收到後3個月內便要連同審計報告及報稅表一併提交至稅務局。

即使不是法例,有一盤好的帳目亦有助自己管理財務,知道公司的盈利及支出狀況。初學者可以自己做好記帳,在審計前才交由會計師代為完成「損益表」、「資產負債表」等。有不少公司可以從會計到審計一條龍處理,價錢視乎帳目的複雜程度,大多由數千元起跳。

如果你是初學者,或者不知道自己的記帳系統完善與否,一定要留意以下教學!

(一)帳目最基本的要求是每一筆交易都清楚紀錄,如果是支出,必需要把收據(receipt)留下。如果是收入,必需要發出收帳明細(invoice)給對方,並自己留下副本。按此取得收帳明細(invoice)的範本。

(二)五大類的帳目及最基本的增加減少記帳原則

紀錄帳目時,可以採用最基本的會計概念去紀錄好每一筆收支的來源 - 到底是現金、賒帳,或是債務、資本等。首先帳目分為五大類:

1. 資產 Asset

2. 負債 Liability

3. 資本 Capital

4. 收入 Income

5. 支出 Expenses

而每一筆帳都一定會有牽涉兩個或以上的類別 ——例如以現金支付支出會牽涉「支出」增加及「資產 - 現金」減少,以信用咭支付則為「支出」增加及「負債 - 信用咭」增加。不過,在會計概念裏,增加和減少並不與Debit和Credit直接對上,以下這個表格考起許多讀會計的考生。

用以上的方法,把每筆帳都記錄清楚。一個筆帳一定會有兩個類別或以上的增加及減少,Debit的總和亦一定會Credit的總和。以下為收入和支出的例子:

2030年1月20日

支出 Expenses - Finance Charges    Debit: $200

資產 Asset - Cash and Bank              Credit: $200

Remark: 銀行收取200元的每月服務費

2030年1月21日

資產 Asset - Account Receivable (Client: ABC)      Debit: $15,000

資產 Asset - Cash and Bank                                     Debit: $15,000

收入 Income - Advertising Fee                                 Credit: $30,000

Remark: 為客戶ABC提供廣告服務,收入為$30,000,先付費一半,廣告完成時才付另一半。

2030年2月30日

資產 Asset - Cash and Bank                                     Debit: $15,000

資產 Asset - Account Receivable (Client: ABC)      Credit: $15,000

Remark: 為客戶ABC廣告完成,轉帳$30,000。

以上的例子看到,Debit和Credit總和一定是一樣的。而收入和支出的類別要分清楚,從哪裏支帳(例如銀行、信用咭、賒帳等亦要紀錄清楚)。根據這樣的原理,所有帳目的Debit和Credit總和亦會一定一樣,確保記帳的準確性。

(三)除了現金及銀行帳戶、信用咭等,以下四大類資產 Asset及負債 Liability帳目要學懂!

在以上的收入例子中,與日常情況相似,涉及「先開單、後找數」,因此下面的四大會計項目要學懂!

1. Account Payable,屬於負債 Liability,用於仍未繳清的欠款,例如你向對方買了貨物或服務。

2. Account Receivable,屬於資產 Asset,用於對方仍未付清的帳目,例如對方向你買了貨物或服務。

3. Received in advance,屬於負債 Liability,用於對方預先繳付的清況,例如先付後使用的年票服務。

4. Paid in advance,屬於資產 Asset,用於你預先繳付的清況,例如預先繳付一年的租金等。

其它常見的資產 Asset帳目亦包括你預先繳付的租金按金(Rental Deposit)。如果是客戶先向你繳付按金,便是負債 Liability中的Deposit Received。你可以按照你的需要建立適合的帳目,在月底清理帳目時便可一目了然。

(四)而支出方面,四大類支出助你分門別類!

第一大類的支出為Cost of Good Sold,這是直接與你收入有關的支出!清楚紀錄可以把毛利計算清楚,知道公司的盈利空間。(註:毛利為收入Revenue減去售出成本Cost of Good Sold)

如果你是生產產品的公司,Cost of Good Sold應該包含你產品的生產直接成本,例如原材料、手工費、運輸原材料的費用等。

如果你是買賣貨物的交易公司,Cost of Good Sold應該包含你買貨物的成本。

如果你是軟件公司,Cost of Good Sold應該包含伺服器、使用其它軟件或API的成本等,主要為維持軟件運作的成本。而開發成本則計算在內,因為開發成本為資產投入的一部份,如果不懂如何記此部份的帳,可先把這個類別劃分出來,記在資產Asset下面。

第二大類為人工Salary,第三大類為租金Rent,而第四大類為Administrative Expenses。

其它支出可根據支出多少再決定是否開出一個類別,例如如果市埸推廣成本較高的話,可以分出Marketing Expenses的類別。難以分類,而數額不大的話可以歸納為Other Expenses。清楚標註分類可以幫助我們控制成本。

以上並非完全符合國際會計標準,但絕對適合不懂會計的公司老闆以及你的會計、核數師使用。而最好每月都騰出時間清理及核對帳目,包括核對銀行帳單、收據、補發invoice等。然後每個季度或每半年可以整理一次簡單的損益表,供自己參考利潤情況。

範本下載:https://bit.ly/3lNwcHn

See more
最後篇 - Web 3.0會否改變世界?

最近因為在籌備一本雜誌,與不同人做了些訪問,包括大熱的Bull Empire和香港Web 3最成功的公司Animoca Brands,綜合出一些想法。以下比較宏觀,實際的web 3.0留給雜誌中訪問了的各位。

Web 3.0會否改變世界?

首先要說說Web 1.0和Web 2.0,因為現在的Web 3.0,像歷史重演進化過程。自從有了Web之後,基本上我們在網絡上慢慢建立起一個平行宇宙,把人類的行為 - 紀錄和交換資訊,到表達和交流情感,再去到建立貨幣和產權,把經濟活動網絡化。

Web 1.0指的是WWW,最記得是兩個網站 - Yahoo和The Million Dollar Page。當WWW令到每人自己做的網站能連結起來,是Yahoo把數十萬個網站做了Indexing,當年最愛在Yahoo的directory(想像一下HK01不同類別下面是不同的網站)看不同的分類中的網站,直至Google的出現把Indexing和Searching變得intuitive,把雜亂無章的資訊變成你想看甚麼直接輸入便找到。The Million Page則是Web 1.0廣告的第一代,在無數的資訊中,怎樣才能「被人發現」?The Million Page提供一個「平台」,把電腦一個頁面上的1百萬個pixel像地鐵的牆身變成看得到的廣告牌。只要一個網站人流夠多,便可以替買了1百萬個pixel上不同大小的品牌及公司賣廣告,是另類的limited space indexing - Sandbox的地驟眼看上去像The Million Page。不同的是,Web 3.0背後的infrastructure不再只有平面,而加上了Web 2.0的social(把人類在WWW上找個idendtiy)和更複雜的programming(可以玩遊戲、聽音樂、甚至工作)。

Web 2.0賦予了WWW社交。Facebook和Instagram是最佳代表,但ICQ和MSN才是始祖。從Instant messaging到profile building,我們仍在發展2.0,加入不同的媒體和平台,但2.0基本上把我們的社交活動、表達情感從而建立關係,從現實世界帶到網上。到Discord的出現,容許instant messaging機構化、並把控制權交給了content creator(Whatsapp Business也是其中一種把IM機構化的工具,但控制權仍在Meta手上,發佈者並沒有太大的開發空間)。因此不要再問為何Web 3.0都用Discord,因為Web 3.0是content creator的世界,我們每個人都有機構化、成為成功的content creator的能力,建立喜歡看自己content的「社群community」。

Web 3.0最重要的發展,除了令大家相信虛擬貨幣外,還有「虛擬產權」NFT。社群就像國家(機構本來就是imagination,不論是國家、公司、或是社群),每一個社群有了產權和貨幣,便能發展經濟,互相交易 - DeFi和liquidity pool便利了社群間的貨幣交易,大社群(Ethereum、Sandbox)中能有小社群,能畫地圈地、能有個人獨一無二的頭像等。一言難盡,也看似有點亂,但就像你不是Kpop的粉絲,沒有入坑,自然不能明白,因為每個社群都有自己的語言和溝通方法。「虛擬產權」的implication實在難以用一段文字寫完,但每一個入了坑的我們都在幫助著推動產權 - 今時今日,你也不還在追著一張地產買賣合約跑,因為這是政府給你的產權證明。Web 3.0的美麗之處在於產權證明在code base本身,不可篡改,也不用任何政府蓋印。每個人也可以「立國」,亦可以交由國民自行治理(DAO)。

Web 3.0不會取代2.0,2.0亦沒有取代1.0。三者是並行,或者更好的表達是三個圓圈:Web 1.0是個大圓圈、包著2.0、再包著1.0。Web 3.0亦始終要以Web 1.0和2.0來推廣。

而香港能否追上Web 3.0的世界發展?

昨天學了一個term:搭雞棚。香港做NFT的人都在搭雞棚,還沒了解web3.0的世界,便要發行NFT,沒有community,沒有國,發行的產權還可信,可用嗎?

Utility之所以如此重要,因為產權必需售之有物。買樓也可以用來收租和自住。但沒有國、沒有用處的產權,我要產權的意義又何在?所以大家買NFT時,必須要小心選擇。

香港如果要搭上這一班船,我們還缺了這些立國(社群)、運行國家(社群)的人:要有頭腦的content creator,一個planner去計劃社和群的作用或價值(utility),community managermarket making去把社群建立起來,利用web2.0和1.0上推廣給未入坑的人,還有最重要的web 3.0 developer,把基建搭好。

----------

最近有不少發展,除了一邊在做雜誌外,還有努力從VC投資轉型做builder,學會去營運公司的基本工。有人問,投資公司看了那麼多公司,對營運公司有幫助嗎?然而我只感到自己的不足,更加推動我去學習更多。

而VC的知識又有何用?之前很多文章都一直在寫香港startup ecosystem的不足,原來從一人公司、上至數百人的公司對fundraising的認識、投資或股權的用處仍是很不足。與其讓市場的資訊繼續不透明的運作,倒不如自己做更多structured的content。最有效的是workshop和Q&A,趁大家疫情在家,不如幫助founder增值自己。開辦很簡單的zoom fundraising和pitching deck的workshop。大家有興趣嗎?

See more
NFT太好玩了之入門小介紹

我回來了 ----

#NFT太好玩了 (1)#入門小介紹

NFT成為熱話已經有一段日子,今日在自己的公司(媒體公司)分享了一下甚麼是NFT和如何評估。說真的,這篇文章只是抛磚引玉,對於如何選NFT項目仍在摸索,畢竟資訊量實在太大。但相比起其他無視覺藝術成份的科技,NFT實在太令人著迷了。就著這幾天學的、買的來說說,我也是新手,所以先來做個入門版的簡介。

------入門小介紹------

------有Google過NFT的可跳過等下一篇------

NFT(Non Fungible Token不能互換的代幣)是區塊鏈技術其中一種,每一枚NFT代幣可以透過smart contract(把合約寫進區塊鏈,變到不可竄改、交易做了也不可逆轉)代表一樣東西或資產,而NFT的特色是每一枚幣都是獨一無二,不像Bitcoin每一枚幣都是一模一樣。

以普通畫作為例,買了畫作的NFT大多只代表你買下了擁有該一幅畫的權利,而非該藝術作品的版權;這個知識產權上是有差別的(例如你不能複製作品以賺取金錢等)。

NFT最活躍的平台是Opensea,用以太幣交易為主;較親民和便宜的有Magic Eden,以Solana交易為主。(兩個是不同的區塊鏈⋯不同世界!不要問為什麼不能交換⋯⋯)。但其實你在其它地方也可以交易的啦⋯有錢、有懂得把作品寫成smart contract上鏈的人就行了,你喜歡的話我賣給你也可以喔。例如花樣年華是由Sotheby拍賣,而非在Opensea上賣;NBA Top Shot在自家的店裹賣。

每個NFT項目要發行時都會經過minting的過程,中文就是鑄幣。以「人氣」作炒賣熱度的項目大多發行幾千個,幾十萬人去搶,就是大家常說去「mint NFT」的意思。因為發行價格(即鑄幣過程你付的的費用)每枚都是一樣的,例如有些收取0.2 ETH(大約4、5千元港幣),有些收取1個SOL(大約1千元港幣)。飢餓行銷在NFT項目十分有效,特別是建立早期的社群。有不少項目需要你先參與社群活動(線上),或是獎勵早期忠實粉絲(稱為OG, original gangster),然後才能被whitelist以發行價格「mint」,不然便要等待公眾發行。有不少項目數分鐘便mint完,只能在Opensea或Magic Eden以炒價買二手幣。

有關NFT的文章一下筆便停不了手,後來發現太多術語,欠了一個初學入門的介紹,或者懂得炒的人卻沒必有機會了解NFT這一個概念。因此先出個第一篇,下一篇再寫這幾天玩NFT學到的、和感受到的「好玩之處」。

--------------------------------

相隔了大半年,終於漸漸回來了。寫這一篇的時候有點激點,終於能再次下筆對我來說很重要。

我早前在自己的社交媒體有交代過一點病情經歷,在一星期前的覆診,醫生再次叫我嘗試笑笑,他說這次的笑容終於合格,應該在兩三次覆診後可開始減藥。他問,你感覺現在像哪個時候的自己?我想起碼一年,兩年卻也不為過。

寫出來,並非想要別人的理解。這回事,最情楚的只有自己。不過這一刻,我卻能分享喜悅

See more
NFT太好玩了之項目網站如何看

我想入門,也有朋友推介了些NFT項目。但⋯項目網站如何看?

NFT在美國無庸置疑,已經很成熟。像其它美國玩意一樣,香港買的人有很多,但如果以照辦煮碗在香港發行項目,總有點四不像。成功的公開NFT項目大多網站都有以下元素:

1. Team:推出NFT的人和開發團隊。開發團隊不一定是推出NFT的人,畢竟開發還是需要有點技術含量的。項目最怕爛尾,跟據項目的roadmap去評估該項目團隊有沒有能力把roadmap完成。新手來說,最好選擇知名度高、或者有強勁背景的人推出的NFT,較容易入手亦比較安全。有時雖然價錢較價或是比較難mint一點,但總比蝕本好。

2. Story:故事。最初看NFT時,總覺得這一個部份太無聊。有一次接觸一個NFT客戶時,才發現故事性其實很重要。第一是賦予項目想像性,有在玩遊戲的人才知道,故事的虛擬背景能給我們代入感,太真實便沒有了想像空間。第二是看團隊的對項目的定位及角度,多看幾間便會了解這句話。

3. Roadmap:賣一個NFT背後連帶的功用實在有太多太多,不論是作為遊戲用的角色或鎖鑰、機構活動的入場門票、累積一個community fund或是只賣設計師知名度等,大多要看Roadmap看看該NFT項目的Utility實用性/功能,即使是設計師亦會有一個roadmap 如何推高自己NFT項目的熱度,例如推出周邊商品等。

4. Discord及Twitter:NFT的community社群大多用這兩個渠道建立,好的社群,要夠結實及參與度要高。要動員人去做事,有時比登天還難。「信任」很重要,因此名人帶來的聲譽效應很多時候能提供捷徑,但不是必然的。或是上面的「入門小介紹」中提及的whitelist方法,推高社群參與度。

5. Rarity:每個NFT項目的每一個幣都必需獨一無二,當然遇著像早前印尼少年因成為meme而炒得起,在一堆照片裹稀有性未必有關聯。但在絕大部分NFT角色設計項目中,角色的屬性特徵大多會影響到你抽到的角色的稀有性。不論是項目發行的NFT枚數或是NFT的創作角色屬性,經濟學上的供求需求很重要。需求愈高供給愈少,愈高價格。愈少人擁有該屬性,價格有機會愈高。

除了這些網頁上的元素,那個NFT能代表的Identity身份地位,或是個人對Aesthetic美觀的感覺。所以要說NFT是藝術,它比藝術更豐富。要說它是社群和身份象徵,它比社群更有藝術和刺激感。有NFT項目更把升值成為Roadmap的目的,比傳統藝術更直白,作為買家可以更能評估升值潛力,亦更有刺激感。

早些天同事問起,NFT在亞洲有代表性的項目嗎?

NFT不是都在那個甚麼Opensea上賣嗎?怎麼不見花樣年華和張敬軒的NFT?

然後有段時間,大家頭像都轉了bunny warriors。那麼bunny warriors算成功嗎?

買隻猿人,有甚麼用呢?

最後,入門買NFT有甚麼注意事項?

如果你有以上問題,請留意下篇。不知一共會寫幾篇,但最後一定會有篇彩蛋,一起齊齊開盲盒 —— 買了一隻一星期後才開估是甚麼的NFT⋯

#NFT#NFT教學#科技分析#科技熱潮#資訊分享#區塊鏈#虛擬貨幣#元宇宙#nft是什麼

See more
短談公司週期與香港科創IPO

短短分享兩句有關公司周期。

上年在Amazon的一個event中及FI Prime的文章都曾分享過,香港的startups將會於近兩三年看見很多「成功故事」。每間公司有其獨特之處,要歸納一個現象,很簡單:公司周期。

Amazon當年(1997年)3年上市,現時的美國初創公司平均11年上市。以資本擴張的公司要達至盈利的年數差不多,都要15年。Amazon先上市,十多年後才達至健康盈利。公司的營運沒有魔法,也沒有太大改變;變的是資本市場。以往資訊不流通,金融業發展很大,但未夠穩健。資本很多的時侯,加上二手市場的資訊壟斷性很高,便一窩蜂上市集資。

美國創科在科網年代前已有不短的歷史,香港的創科開始開始得雖遲,但科網年代也追得上矽谷,真的是國際中心的優勢。不過後來卻斷層斷得很厲害。矽谷的ecosystem從Paypal Mafia一直生長到現在,香港卻遲遲未成形。可能是回歸帶來的不穩定性,要擔心政治局勢,或是經濟的不平衡發展,把資本都帶去地產金融。

科網年代的公司,仍很局限於香港的大環境。近來上市的公司大多於2010年代創立,其實即使以香港最老牌、大型的VC也是2008才成立。當年我仍很細個,但如果這說明科創的種子孵化了10多年後於2010年開始發芽,我們要好好把握這開花的時期。未必很每朵也是牡丹,但有花才有蜜蜂,才能繼續播種。

見到呢篇,近排又忙,快寫兩句

https://www.facebook.com/600770090030940/posts/4191118317662748/?d=n

#香港科創 #商業故事 #商業 #IPO #hkstartup

See more
職場、商場上的「潛規則」

我很喜歡問人,你認為「人性本善」,還是「人性本惡」。


「睇住你大,睇住你壞」;不論職場、商場,在以利當先的環境,打滾數年便把各人的本質都原形畢露。有三十出頭的小伙子卻處處算盡,也有年過半百的老行尊仍童心未泯,你想被功利主義主宰還是活在浪漫主義的夢中呢?所謂的潛規則,愈是在意、愈被規條綁著。


一套制度發展得愈久,愈易養出不動腦筋的廢人,以及追隨規則的懶人。


香港的商業社會戰後重生,用四代香港人的說法,第一代的香港人經歷戰亂、在工業時期成長,克苦勤檢的生活過慣了,「大大隻蛤蜊」放在眼前也難信以為真。第二代在資本主義中成長,把精英主義推到了極點。英殖香港下,一套又一套的制度開始成形。回歸後,制度留下了,當年跟著本子奮力上進的人,如今退而不休仍在指點江山。往後的人,成長在完善的制度中,也許是過去的香港太過繁華,事事順風順水,漸漸要不忘卻了制度的存在,要不發現了仍堅信制度沒有錯,錯的是人。


放在職場、商場上,要生存,便要力爭上游。順其自然的人還好,至少不太在意得失,但小心成為女朋友眼中「沒有上進心的人」。想要進步的人,則必先經歷一番掙扎,每個選擇也在動搖自己的原則,站不住腳也就成了制度下「工具人」,制度的規則放大到變為自己的原則。所謂的潛規則不外乎下面幾個:


  1. 不懂事的時候,總聽著助人為快樂之本。社會大學卻教著你,要花別人的力氣便是人情。
  2. 不論是金錢或人情交易,喊價不在於對方花了多少力氣,而是對想交易的人有多少價值。
  3. 底牌能不露便不露,別人估不到交易對你的價值,也看不出你花的力氣是多少。
  4. 小時候考第一靠的是努力,長大了辦事情靠的是人脈。
  5. 走每步路要輕手躡腳,莫要打草驚蛇;說每句話開口圓滑,收尾留有餘地。


在上一代人眼中,做不到以上的便是能力不足、不諳世道。然而,能力不足與不走其路卻是兩碼子的事。與其花心思氣力去維護所謂的「潛規則」,何不在亂世中挺直腰骨:


  1. 不要怕別人欠你人情,愈去計算便愈傷感情。感情深厚,別人對待你的好是因為你值得,而不是因為一件事。
  2. 沒花多少氣力的事別要斤斤計較,花得多氣力的事要均均真真,不多佔便宜。
  3. 毫無保留才有勇往直前的勇氣,不怕失去才會得到比能失去的更多。
  4. 拿十張的名片不如真正了解一個人,建立廣闊的人脈不比交個一個真心朋友。
  5. 明刀明槍讓別人知道你的原則,不要畏首畏尾跟著別人的尾巴走。


有朋友年紀輕輕靠著自己能力闖一番天下,當其它同齡人也出來工作,更懂欣賞朋友之間單純的玩樂,他卻習慣了吃餐飯、結識個朋友也要處處計算,今天幫了你,明日便追著要求回報。這些人並非沒有朋友,只是朋友與工具劃分得很開。亦有人教我,一星期把午飯、晚飯的空檔拿出來,有規劃的約人吃飯,擴建自己的人脈。把利益放得比朋友及自己的快樂、時間更高,潛規則背得很熟悉,卻活得很累。處處計較亦只會因而與不少人交惡。要是在政府機構工作,最能體會制度下的規條如何訓練出盲從權力的人。不服上級的人,被以權壓法;被馴服的人,天天被殺雞儆猴的氣場自己嚇自己。


雖說現在的打工仔置業、生活成本都比以往更貴、更難,但毋庸置疑整體經濟比過去富裕得多。新一代不再單單追求金錢,而是背後的意義、自己的人生,以「快樂」作為人生原則並不罕見 —— 苦苦出賣時間、出賣自己地生活,也未必能換取更豪華生活,起碼機率要比以經濟起飛時難更多。相對地,放棄物質,轉而欣賞身邊的小事物、享受不同的「experience」,也同樣能帶來快樂。制度對他們來說,只是生活中遇上的一部份,而非世界的全部。


制度存在著,歸根結底,我們都要在沒有選擇下選擇。面臨分岔路,總有些時候要無可奈何地屈服,有些時候能奪回少少的主導權。如何在現實生活中活出浪漫、活出自由,靠的是那片活在與你同行的人、和腦海中的自由。也許一開始是夢,走著走著便也成真 —— 要不怎麼會有創業圈中的名言fake it til you make it。


創業家雖在商場,卻努力活出制度外的一片天。創業家在制度中找尋裂縫,慢慢撬開,直至找到裂縫後面的一片藍海,依靠的是打破常規,不畏現狀。過程中便是要仰仗那份自信,在生活中一直吸引同行的人。人愈多,那份信念便愈強,亦愈能找到背後的藍海。要說近年創業的人愈來愈多,也許是因為失業,但也可能是我們都想要選擇。任人擺布,倒不如嘗試掙扎。我常說,創業的人,都是浪漫主義者。功利主義的人,大多也不是真正的創業。


即使非創業者,我亦從不相信打工的人,便要被上司主宰。套用一個的士司機大佬的話「打工先係大晒,你大返你老細劈炮唔撈!」,當然不是要把辭職掛在口邊,而是抱著那份不怕失去、相信自己的能力在其它地方也能發揮所長的氣概,而非畏懼上司的盲從。有自己的堅持,便能找到同行的上司、同事及下屬。


功利、浪漫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態度,因應時代而生,卻不以時代劃分。不同的態度在同一社會下,總有交集。與其以任何的標籤區分開兩種人,更重要的是忠於自己的生活態度 — “we are all non binary”。

See more
創業「伸手黨」

Cold pitch、Cold email一向是不少無從入手的人第一步尋找投資的方法,有充滿熱誠的成功例子,當然也有希望像中六合彩一樣,「平平地買個夢想」的人。六合彩,買的人自然比中的人多。不少風投說一年閱覽過千家公司,並無謊言。遠大理想的文章寫得多,今天來分享反面教材「伸手黨」。


第一個電郵也曾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分享過。上年搶購口罩的「兩盒thx」,放在投資上便是:

[上款], looking to raise $1mil to $5mil. Regards, xxxxx

這位先生想找的應該是提款機,不過自己戶口不夠錢,於是找找有沒有別人的提款咭。


第二個電郵比較長,刪走頭尾節錄大約8成的內容(xxx為地方名):

I am an entrepreneur (struggling) from xxx. I am seeking seed/ late seed capital for my electric and autonomous vehicle startup. It's been almost 20 months, I am struggling to raise funding. I want to found my startup in xxx. My startup will reach many global markets. I have a clear vision and a well-organized plan. My startup will revolutionize the hatchbacks we used to know and many aspects of the automotive industry in the long run.

Would it be feasible for you to invest in my startup and my dream, Please? I am sitting with 7000+ rejection across the globe so far. Including 下刪所有能Google到的人名...


比上一個電郵好的是,這家公司有把pitch deck一併附上。單從電郵內文來說,與上一個電郵其實一樣地仍是十分空泛。而在一個偏向以正向心理(例如traction、passion)去引發想像力、從而帶動「想投資」的心理,以別人的拒絕作為熱誠的證據實在是下下之策。


第三個電郵與其它的冷電郵差不多,以point-form形式說出公司大約做甚麼、在哪個市場、發展階段及市場潛力。不過電郵發出後的數星期多次衝上辦公室及打電話,因為其態度及肢體語言咄咄逼人,把同事都嚇怕。


終於一次,正面碰上了這位先生衝上了辦公室。交談期間,創辦人卻只顧著投訴如何被不同的投資人拒絕,即使問及產品,仍是問非所答,顯然準備不足。對話的最後節錄(英譯中)如下:

「我們的IP(知識產權)領先市場,是市場獨有!所以我們是一家科技公司。」

「請問你的IP是指什麼?」

「你可能不了解IP,IP是行內術語,IP即是IP,我們的IP就像Starwars、The SIMS等的IP。」

「所以你的IP是copyright(版權)、trademark(商標)吧?我們較看重的是科技,起碼是要能申請patent(專利)的科技。」

其後這位先生終於明白IP其實不是術語,亦有分不同種類。不過一位認真的創辦人,沒可能連公司擁有甚麼樣的資產也不了解。但這一樁事件,應該是最瘋狂的cold pitch、甚或滋擾了。


有一位朋友說,創辦人是最容易入行的職業。沒有面試、亦不用人批準,印張咭片便可以。即使抱著對初創圈有多大的熱誠,亦無法否認這句句子。


時不時會遇上看見別人成功融資的例子,然後開口便說「我想成立一家公司做xxx,現在要先找人投資」,然而問及市場調查、用戶面試、融資知識、產品計劃等,卻空有其表。尋求投資永遠不會是成立公司的第一步。每一行有良幣亦有劣幣,有不少人投身初創,卻沒有初創的心理準備,最後成了「伸手黨」—— 拿別人的錢就像留言般沒有成本。


在初創風熱潮下,很容易會有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 —— 想「伸手」要投資、政府資助的錢多於想造出一家成功的公司、一件好的產品。平日收到不少以上的電郵,很多時侯已經自動過濾掉9成9的cold email。良幣及劣幣代表著signal-to-noise ratio,愈多劣幣便愈難找到signal去投資,良幣亦更難生存。

See more
專利二字為什麼能價值連城?

「專利」(Patent) 二字,聽上去不難明白,但深入點想想又好像似懂不懂,特別在科技公司的投資上人人都說專利值錢,要成功申請一個專利花費不菲,所需的時間亦不短。到底專利的真正價值在那裡? 是專利一紙證書值錢、 紙上的受保護技術本身、還是商業應用令它值錢?


1980年,美國通過了Bayh-Dole Act (拜杜法案),把政府資助、二戰遺留下來過萬個科研專利留給大學,是推動美國大學把技術專利進行商業化賺錢的主要動力。其後差不多每家大學都有Technology Transfer Office (技術轉移中心),以科研成果來賺錢為目標。成功的專利如加州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及哈佛的基因編輯技術CRISPR專利組合,達2億多美元;或是中大盧煜明教授的基因測試公司Cirina,與GRAIL合併後收購估價達80億美元。


很多人誤會,以為只要申請了專利,專利便自然變成一個價值,亦能提高公司估值。其實一紙專利可以是廢紙,也可以價值連城。所有專利的價值都是有市便有價,沒有商業應用層面,幾乎是沒有什麼價值可言。


專利的商業應用較為人熟悉的是從產品出發的專利申請,企業圍繞著產品申請一系列的專利,保護產品的獨特性以搶佔市場分額 —— 不少媒體都是透過蘋果的新專利申請去窺看他們正在研發什麼新產品。


另外一個方向則是先有專利,再去尋找應用場景,大多為研發過程中產生的專利,透過授權、售賣專利或是spin-off (分拆成為公司),創造出新的商業應用和價值。


授權是最為普遍的一種方式,要是研發出一個核心技術並早早申請專利保護,往後的衍生產品每一件也可為你賺錢。例如微軟每年收取Android手機製造商每部美金5-15元的軟件使用費用、或是CRISPR在實驗或醫學上對基因編輯的廣泛應用,皆帶來可觀的專利授權費。專利授權費往往跟企業大小很有關係,即是有沒有本錢去打官司或是執行專利權,以及專利可衍生產品的數目多少,說實在是一個有錢公司的玩意。


我個人認為專利最大的創新性及最有趣的地方反而在於spin-off,即是以專利的獨特性去創立一家以科技為主而又能領先相關市場的公司。


我前年攻讀有關專利的法學碩士時,把加拿大安省的University of Waterloo (下面簡稱UW) 的專利政策研究了一遍。UW出名有很強的創新性,有很多spin-off公司。它之所以成功主要是與早期的專利政策有關 -- 誰研發的,專利便歸誰,而非大學所擁有。想用大學的科研成果創業,未賺錢先打八十大板,第一件必須要做的事便是與大學商討授權費用。UW所帶動的創業風氣成功得驚人,早兩個月遇見一家公司,以石墨烯薄膜技術幫助冷氣機的降溫過程變得更有效率,不但製冷更好,電力也節省不少。公司之所以誕生,便是UW把自家研發的技術專利開放給創新者使用,通過商品化創造實在的價值。


創新的意念,可以來自每一個人,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天份,有人精於科研、有人點子多多、有人計數精明。以專利出發去建立一家初創公司,像買了個保險,好好利用的話更可能贏在起跑線。


近年聽聞貿發局有一個IPHatch香港知識產權創業比賽,覺得十分有趣和有意義,這應該是香港唯一一個著重專利與科技結合的初創比賽。IPHatch提供了Nokia、Panasonic、Ricoh以及政府科研機構ASTRI (應科院) 共17個科技專利組合,只要你有創意有諗頭,想到怎樣使用這些技術專利作嶄新的商業應用都可以參加比賽。主辦方有舉辦多塲線上比賽簡介會,在5月更有兩個 IPHatchathon 的workshop協助參賽者/隊伍審視其商業模式的可行性,更會就選取合適的科技專利組合和應用方面提供專業意見。


詳情可以到網站https://www.iphatchday.com/hong-kong 看看,比賽截止日期為5月31日。


See more
最新活動
讀者提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