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age: Sigumdic 是咁的 - 科技 創業 投資

si
gum
dic.

BLOGS AND WORDS

Subscribe

Articles

是咁的,我想創業

Sigumdic, a Cantonese slang used as an opener to point out something unexpected.

ELSEWHERE
Website design credit to Dan Machado

創業「伸手黨」

April 29, 2021

Cold pitch、Cold email一向是不少無從入手的人第一步尋找投資的方法,有充滿熱誠的成功例子,當然也有希望像中六合彩一樣,「平平地買個夢想」的人。六合彩,買的人自然比中的人多。不少風投說一年閱覽過千家公司,並無謊言。遠大理想的文章寫得多,今天來分享反面教材「伸手黨」。


第一個電郵也曾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分享過。上年搶購口罩的「兩盒thx」,放在投資上便是:

[上款], looking to raise $1mil to $5mil. Regards, xxxxx

這位先生想找的應該是提款機,不過自己戶口不夠錢,於是找找有沒有別人的提款咭。


第二個電郵比較長,刪走頭尾節錄大約8成的內容(xxx為地方名):

I am an entrepreneur (struggling) from xxx. I am seeking seed/ late seed capital for my electric and autonomous vehicle startup. It's been almost 20 months, I am struggling to raise funding. I want to found my startup in xxx. My startup will reach many global markets. I have a clear vision and a well-organized plan. My startup will revolutionize the hatchbacks we used to know and many aspects of the automotive industry in the long run.

Would it be feasible for you to invest in my startup and my dream, Please? I am sitting with 7000+ rejection across the globe so far. Including 下刪所有能Google到的人名...


比上一個電郵好的是,這家公司有把pitch deck一併附上。單從電郵內文來說,與上一個電郵其實一樣地仍是十分空泛。而在一個偏向以正向心理(例如traction、passion)去引發想像力、從而帶動「想投資」的心理,以別人的拒絕作為熱誠的證據實在是下下之策。


第三個電郵與其它的冷電郵差不多,以point-form形式說出公司大約做甚麼、在哪個市場、發展階段及市場潛力。不過電郵發出後的數星期多次衝上辦公室及打電話,因為其態度及肢體語言咄咄逼人,把同事都嚇怕。


終於一次,正面碰上了這位先生衝上了辦公室。交談期間,創辦人卻只顧著投訴如何被不同的投資人拒絕,即使問及產品,仍是問非所答,顯然準備不足。對話的最後節錄(英譯中)如下:

「我們的IP(知識產權)領先市場,是市場獨有!所以我們是一家科技公司。」

「請問你的IP是指什麼?」

「你可能不了解IP,IP是行內術語,IP即是IP,我們的IP就像Starwars、The SIMS等的IP。」

「所以你的IP是copyright(版權)、trademark(商標)吧?我們較看重的是科技,起碼是要能申請patent(專利)的科技。」

其後這位先生終於明白IP其實不是術語,亦有分不同種類。不過一位認真的創辦人,沒可能連公司擁有甚麼樣的資產也不了解。但這一樁事件,應該是最瘋狂的cold pitch、甚或滋擾了。


有一位朋友說,創辦人是最容易入行的職業。沒有面試、亦不用人批準,印張咭片便可以。即使抱著對初創圈有多大的熱誠,亦無法否認這句句子。


時不時會遇上看見別人成功融資的例子,然後開口便說「我想成立一家公司做xxx,現在要先找人投資」,然而問及市場調查、用戶面試、融資知識、產品計劃等,卻空有其表。尋求投資永遠不會是成立公司的第一步。每一行有良幣亦有劣幣,有不少人投身初創,卻沒有初創的心理準備,最後成了「伸手黨」—— 拿別人的錢就像留言般沒有成本。


在初創風熱潮下,很容易會有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 —— 想「伸手」要投資、政府資助的錢多於想造出一家成功的公司、一件好的產品。平日收到不少以上的電郵,很多時侯已經自動過濾掉9成9的cold email。良幣及劣幣代表著signal-to-noise ratio,愈多劣幣便愈難找到signal去投資,良幣亦更難生存。

專利二字為什麼能價值連城?

April 29, 2021

「專利」(Patent) 二字,聽上去不難明白,但深入點想想又好像似懂不懂,特別在科技公司的投資上人人都說專利值錢,要成功申請一個專利花費不菲,所需的時間亦不短。到底專利的真正價值在那裡? 是專利一紙證書值錢、 紙上的受保護技術本身、還是商業應用令它值錢?


1980年,美國通過了Bayh-Dole Act (拜杜法案),把政府資助、二戰遺留下來過萬個科研專利留給大學,是推動美國大學把技術專利進行商業化賺錢的主要動力。其後差不多每家大學都有Technology Transfer Office (技術轉移中心),以科研成果來賺錢為目標。成功的專利如加州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及哈佛的基因編輯技術CRISPR專利組合,達2億多美元;或是中大盧煜明教授的基因測試公司Cirina,與GRAIL合併後收購估價達80億美元。


很多人誤會,以為只要申請了專利,專利便自然變成一個價值,亦能提高公司估值。其實一紙專利可以是廢紙,也可以價值連城。所有專利的價值都是有市便有價,沒有商業應用層面,幾乎是沒有什麼價值可言。


專利的商業應用較為人熟悉的是從產品出發的專利申請,企業圍繞著產品申請一系列的專利,保護產品的獨特性以搶佔市場分額 —— 不少媒體都是透過蘋果的新專利申請去窺看他們正在研發什麼新產品。


另外一個方向則是先有專利,再去尋找應用場景,大多為研發過程中產生的專利,透過授權、售賣專利或是spin-off (分拆成為公司),創造出新的商業應用和價值。


授權是最為普遍的一種方式,要是研發出一個核心技術並早早申請專利保護,往後的衍生產品每一件也可為你賺錢。例如微軟每年收取Android手機製造商每部美金5-15元的軟件使用費用、或是CRISPR在實驗或醫學上對基因編輯的廣泛應用,皆帶來可觀的專利授權費。專利授權費往往跟企業大小很有關係,即是有沒有本錢去打官司或是執行專利權,以及專利可衍生產品的數目多少,說實在是一個有錢公司的玩意。


我個人認為專利最大的創新性及最有趣的地方反而在於spin-off,即是以專利的獨特性去創立一家以科技為主而又能領先相關市場的公司。


我前年攻讀有關專利的法學碩士時,把加拿大安省的University of Waterloo (下面簡稱UW) 的專利政策研究了一遍。UW出名有很強的創新性,有很多spin-off公司。它之所以成功主要是與早期的專利政策有關 -- 誰研發的,專利便歸誰,而非大學所擁有。想用大學的科研成果創業,未賺錢先打八十大板,第一件必須要做的事便是與大學商討授權費用。UW所帶動的創業風氣成功得驚人,早兩個月遇見一家公司,以石墨烯薄膜技術幫助冷氣機的降溫過程變得更有效率,不但製冷更好,電力也節省不少。公司之所以誕生,便是UW把自家研發的技術專利開放給創新者使用,通過商品化創造實在的價值。


創新的意念,可以來自每一個人,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天份,有人精於科研、有人點子多多、有人計數精明。以專利出發去建立一家初創公司,像買了個保險,好好利用的話更可能贏在起跑線。


近年聽聞貿發局有一個IPHatch香港知識產權創業比賽,覺得十分有趣和有意義,這應該是香港唯一一個著重專利與科技結合的初創比賽。IPHatch提供了Nokia、Panasonic、Ricoh以及政府科研機構ASTRI (應科院) 共17個科技專利組合,只要你有創意有諗頭,想到怎樣使用這些技術專利作嶄新的商業應用都可以參加比賽。主辦方有舉辦多塲線上比賽簡介會,在5月更有兩個 IPHatchathon 的workshop協助參賽者/隊伍審視其商業模式的可行性,更會就選取合適的科技專利組合和應用方面提供專業意見。


詳情可以到網站https://www.iphatchday.com/hong-kong 看看,比賽截止日期為5月31日。


Bitcoin市場的背後有誰持有?

April 19, 2021

數月前寫了ARK報告的第一節後,一直遲遲未有時間重新執筆。相隔數月再看報告,正是最佳時候 —— 其中一個報告主題為Bitcoin,近來Coinbase上市、昨日大跌,又成熱話。

和一位金融人談起Bitcoin,昨日的跌勢在他看來只是前奏,當全民皆coin,便是醞釀大跌的時侯。像股價一樣,作為散戶必需看流通量、參與的大機構。而Bitcoin都是甚麼人在參與呢?

1. 【Bitcoin所有權集中度】

Bitcoin共2100萬粒,已流通(即已挖礦)的超過1800萬。

曾經彭博有一篇報道寫「2%大戶持有98%的比特幣」,分析以追蹤BTC在區塊鏈上的地址,得出這個結論。

Glassnode在今年2月正正指出「地址」不是帳戶的謬誤,並再進一步分析地址背後的參與者,以Bitcoin持有量得出Bitcoin持有者的分佈(「人數」為以log scale得出的參與者數目):

🟡 交易所及挖礦人持有約22.4%(包括透過交易所買賣的各位)
🟡 約13.3%(共220個「人」)由大戶持有 — 即多於5千粒Bitcoin,較大機會為機構、高資產淨值的有錢人、基金、托管機構等。年初的Bitcoin約3萬美金,5千粒也只是150百萬美元,對機構投資來說規模很小 —— Tesla 15億美元的投資才叫大規模,更何況愈早期Bitcoin更便宜。
🟡 約18.4%、2000個「人」持有500-1000粒Bitcoin。
🟡 以上加起才剛過半,54.1%。每10%便代表近2百萬的持有單位,相比股票其實極為分散。
🟡 50粒以下、非交易所的散戶們加起來更有23%,約3百萬「人」;跟據時間分佈圖,散戶參與愈來愈多(少於1粒的人增加至130%)。
🟡 大約是2%的參與者持有71.5%的比特幣吧,當中已包括交易所及挖礦人及大戶。而絕大部份的投資者(包括我自己)都是透過交易所去參與比特幣,當中涉及過230萬粒。

注:Glassnode估計有3百萬的Bitcoin於早期已遺失(能讓我在地下撿到些嗎⋯)

2. 【Bitcoin的投資者持有態度】

先不說數據,我認識的Bitcoin人,愈早愈像信徒,相信Bitcoin為成為金融的未來,而在未來未到時絕對不會出售Bitcoin。以一家公司的成長過程來說,現在比較像seed stage去 Series A吧,早期投資者從來都不會在中途賣出,Series B、C、D才是公司最高速的增長,IPO在即,又如何會放手。

看看數據,6成以上的Bitcoin在一年內都沒有易手,而市面上流動交易的其實只有約2成的Bitcoin,只要有大戶入手,很大機會便會推高價格。同樣地,大戶拋售亦會有同樣的反效果。用ARK的數字,機構大戶們1%的參與會推高Bitcoin約9萬美元,2.5%-6.5%的投資便會把Bitcoin價格推高20-50萬美金。

而大戶像Tesla、Square、Paypal等有營運的企業,大多對在Bitcoin的取態除了投資外,亦在準備假如有朝一日Bitcoin成交易貨幣的一種時,像外幣兌換一樣愈便宜買入,其中差價利潤可比實質貨品交易的利潤更好賺。這些公司會在短期內拋售嗎?不可能。

金融大戶投資者中也有銀行像上述公司一樣,儲存貨幣以備日後使用。另一種則是投資,也有可能是投機。散戶往往怕大鰐,唯GME的例子說明了金融市埸的參與者也在變化。Bitcoin的分散程度比股市要高,雖然愈來愈多大戶進埸,但操控市場並非易事。

至於小戶恐慌性抛售,短期內真不太可能。買Bitcoin要不了解深入並為其信徒,不然很少人會投放大量資產。買入前可能了解不高,但期望的回報亦較為長期,甚至比股票更長。最後,虛擬貨幣交易所與股票交易所不一樣,仍是易買難賣。有試過賣幣都會發覺要找出便宜、方便的方法取出法定貨幣其實頗為困難。消費者行為來說,交易費用高,自然會因行為受阻而減低頻率。

結語

討論最後必然又回到 -- 到底Bitcoin是炒賣資產還是貨幣、Bitcoin有甚麼用處。未發生的事情,一定看不見。預測也要不一定人人角度相同。 不過以上的分析不論你當Bitcoin是炒賣資產還是未來的貨幣,仍然適用。而Bitcoin有甚麼用處,正正在近年開始慢慢發生。貨幣不一定要人人使用,只有要足夠大的用戶群,便會有使用的場景。

Bitcoin未必是現金般人人接受可以買雲吞麵,也未必如八達通般人人知曉;也許以Bitcoin交易大金額貨物,特別是跨境買賣,其實要比以信用咭、經過銀行等方便及安全,而大額交易對時間性的要求也較低,Bitcoin的交易處理即使時間較長,仍可接受。

話雖如此,2成的流動量也意味著交易價格的波動性。而原本的illiquid的Bitcoin亦有可能會慢慢進入市場,價格調整也無可避免。要投資,必定要衡量自己的流動資金及期望回報的年起。

———

事隔2個月才再出post,有機會聽到不同人對於這個專頁的意見,也清楚多了定位。希望回歸後帶來更高質素的出品吧。